月下的涼亭
關於部落格
月夜的清風是思索的情緒
  • 4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相逢

大地,燃燒著,因使徒憤怒的矛,要毀滅無盡的欲望。
天空,碎裂著,因信眾渴望的矛,要爭奪無盡的自由。
世界,哭泣著,因血流成河的戰火,粉碎了眾生的渴求的安逸。

那天,男子聽到了哭泣,來到了焦黑的大地上。
在森林中聽到了女子的歌,哀傷的詞,感嘆的調,萬物駐足聆聽的風景。
他,被這一切感動,上前介紹了自己。
她,驚訝著看,卻在他被萬物戲弄那刻笑了。
此刻,彼此心中留下對方身影。
之後,夕陽時分,總在此地相逢,說著各自的故事,卻未曾表達自己的身份。

戰火,再次點燃在大地之上。
墮天而下的火雨,伴隨著羽翼的使者,衝入滿佈大地的信眾。
長矛無情的刺殺了雙方,鮮血隨著矛尖流淌在地上,慢慢匯聚成無數的小川,漸漸匯聚成無情的河流。
火,代表了憤怒,得失中得到的憤怒,矛盾的憤怒。
水,代表了冷酷,求生時了解的冷酷,不悅的冷酷。
火水雖不想融,卻無情的刻畫在大地之上。

使者的英雄,揮舞著重劍,帶領著使者們上前。
信眾的領導,詠唱著詩詞,護衛著信眾們上前。
劍與魔法,在各自的信念下,被殺戮奪去了美好的意義,換上了殘酷的現實。
時間的河流不斷帶走逝去的生命,片刻的休息都會墮入河中。
英雄和領導,交鋒了,不是為了信念,而是為了身旁的一切。
但是,劍與魔法的碰撞,卻讓兩人墮入更深的深淵谷地之下。
戰火,平息了,卻是在無數的犧牲後劃下句點。

墮入谷地後的兩人,脫去束縛自己的破損衣著。
在谷地裡尋求出路,為了趕上夕陽時分的約定。
卻在谷地中唯一能被夕陽照耀的廣場,兩人相逢了。
雙方的眼神、衣著、傷痕告訴了對方,他是使者的英雄,她是信眾的領導。
他們有著註定不該相會的命運,卻在這戰火的年代中讓他們相識、相知。
他笑了,說著,還以為趕不上約定的時刻。
她哭了,說著,還以為你不想見到我而不來。
那夜,彼此告訴對方真實的自己,雖然深知那刻可能不會在來,卻希望著能在此時真正的了解彼此。

他愛上了她,因為她有著他所尋求的溫柔。
她愛上了他,因為他有著她所追逐的關懷。
但是,彼此的身分卻讓兩人內心掙扎著。
無語的兩人,依畏在彼此身旁,等待著內心做出抉擇。
分離,會破碎了彼此的心,讓自身再次陷入戰火的怒濤中。
結合,會粉碎了彼此的名,讓自身成為背叛信念的逃亡者。

黎明時分,兩人仍無法做出抉擇,但找尋英雄的使徒們卻已來到此地。
使徒問著英雄,她是背離神之律法的人,是咒殺眾多使徒的女子,是魔之信眾的領導,為何不抓拿她。
英雄無語,但仍保護著她。
使徒再問英雄,你是信奉神之律法的人,是破滅眾多信眾的男子,是神之使徒的英雄,為何要袒護他。
英雄無語,舉起手上僅有的武器。

使徒們憤怒的叫囂,看來你被魔的信眾所迷惑了,既然你不願出手,就由我們來抓,讓你清醒。
英雄大喝,在使徒們衝上前的那刻,將眾多使徒一一擊退。
看著到地的使徒,英雄說了,
神給了我一半的心,讓我有了智慧,她給了我另一半的心,讓我有了心靈,我不會背叛神,但也不願讓人對她出手。

憤怒的使徒,聽到英雄的話,更為憤恨說,你竟然將她和神對等,這話侮蔑了神。
使徒們話落,隨即動身上前,卻被突然的力量鎮壓。
那是領導的力量,她笑著,用泛著淚光的眼神看著他。
魔給了我智慧,但卻沒有給我心,是你的出現,讓我有了心靈,只要是你的選擇,我都會跟隨著。

那天,神勝利了,因為它所遵從的善律,讓魔折服。
那天,神墮落了,因為它所追尋的慈愛,讓神迷戀。
那天,一位神和一位魔,離開了給於其名的歸屬地,前往能讓兩人歸屬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