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的涼亭
關於部落格
月夜的清風是思索的情緒
  • 4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光與影 - 雙子星

 



那是個金黃色的午後,我們和平日一樣在教會後院的牧場放羊,她穿著銀白色全身外袍,用頭罩遮著臉,而右胸前有個奇特的徽章。那是一個正十字架但是左右兩邊各有一片羽翼,而且一邊是黑色一邊是白色,而在十字架的中心還有一個由兩把劍交錯而成的小徽章。她來到我們面前像身家調查般問了一推,直到了夜晚來臨將羊群趕回去時她仍然在那邊,目視著我們回後院,目視著我們走回教會。

 

隔天,同一時間同一地點,我們也正在放羊,她又出現。但這次和昨天不同,她今天和我們說故事,一說就是三四天。她每天到會來,而且每次的故事都很動聽也很有趣,但卻未曾聽過她說過自己的事情。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午後聽她說故事成了我們的例行公事。她說的故事都很特殊,有時候講這國家的歷史、有時候說說異國的故事、有時又會唱一些詩歌、更有幾天教導我們武術。我們還記得她說的故事中有段有關靈魂之河的故事,很感人。故事中的主角,為了家人和所愛的人們,將自己流放到靈魂之河的身處找尋解救眾人的故事。聽完的時候,我們一個很難過而另一個很高興,但即使如此我們還是很喜歡那故事。

有一天,她突然說有事情會有一陣子不能來。我們感到很難過,因為這樣我們又要回到以前的生活方式。她告訴我們她一定會在來,而且下次來會有大事情。隔天她就真的沒出現了,而我們又回到了過往的生活。

過往的生活沒什麼不好,只是很單調。日覆一日的放羊,每天早上的早課都是些無聊的東西。神學部上的東西我們都了解,不論是神學、科學對我們來說都很簡單。當然也有難的,只是當我們想去學習就會被神父阻擋下來,理由不外乎是我們年紀太小不適合。而且我們是孤兒,神父只能讓我們在教會幫忙的閒聊時間讓我們自己看書,不然實在也沒錢讓我們上課。

午後,我們就去幫教會放羊,看顧這些沒人有空看管的羊兒,陪著我們的除了羊和狗之外就剩下大自然。很多次我們在午後的陽光下述說共同的未來。我們都希望,有天能離開這裡,去這廣大的世界看看,去好好的冒險一番。

如果要說,這幾個她不在的日子裡,最有趣的就是看到聯邦的艦隊從天空飛過,那真的是很壯觀,也很有魄力。之後幾個晚上我們都在討論那架飛艇是如何在宇宙間飛行、是如何戰鬥、它飛過哪些地方、從它看出去的風景如何。就像大多數的小孩一樣,我們總是幻想著無盡的夢。
然而,我們也很清楚想我們這樣的孤兒,能有夢已經是很好的。因為,有些朋友連夢都沒有就消失在這世界上。就像前陣子被帶走的朋友,據說在沒多久前的戰鬥中,被戰火吞噬了。

朋友過世的消息讓我們很難過,一個悲傷一個憤恨,而此事卻讓我們吵了一架。一個說有天要幫過世的朋友討回公道,一個說戰鬥不能找回一切。就這樣東爭西吵的氣氛下過了一個午後,到了隔天我們仍生著對方的氣,想著為什麼對方就不能理解我的想法。雖然我們的感覺一樣,但是對事物的想法卻很兩極化。

直到數天後,一隻狼跑來攻擊羊兒,牧羊犬上去攻擊卻被打傷。情急之下,感到悲傷的我卻拿起武器向狼攻擊,感到憤恨的我卻跑到牧羊犬旁邊急救那隻危急的狗兒。那之後,神父誇獎我們,而晚上我們卻互相和對方說了抱歉,因為我們都了解到。其實我們懂得對方的道理,也了解對方的想法,但爭執卻讓我們忽略了真正要重點。在那之後的幾天,我們又過著反覆的日常生活。

她回來的那天,穿著一樣的銀白外袍。但那天的午後,她只來和我們說了一句話。

『你們願意用自己的人生,來挑戰未知的世界嗎?』她用和藹的口氣說著。

聽完這句話,我們兩個相視而望,眼神中沒有遲疑、沒有猶豫。當我們再次回頭看著她時,用很堅定的眼神告訴了她。

『願意。』

當天她就在也沒說話,只是笑著拍了我們兩個的額頭,然後就離開了。隔天早上,神父請我們兩個過去,告訴我們有人要領養我們,對象是一個很優雅的女性。當我們到了大廳,看到她脫去外袍樣子,身上穿著白色的連身套裝,深黑色的即腰的長髮,天青藍的雙瞳。如果要說只能用美麗的像幅畫來形容她的外貌與氣質。她和神父交談了很久,然後微笑的看著我們,並告訴我們今晚就會離開這邊。

她沒說謊,她說當她再回來會有大事情,對我們來說這真的很大。而她說今晚會離開這裡也沒說謊,我們當天晚上真的離開了教會,到了教會外面一段距離的古蹟。神父說這邊是古代的遺址,也是古代眾人向神明請願的地方。我們帶著行李來到這邊,她則穿著銀白色外袍坐在倒塌的石柱上仰望天空,眼神很專心的凝視著,一句話也沒說。

『對了,我好像還沒告訴你們我的名子。我叫瑪莉‧艾克雷因。你們呢?』她回神後的突然詢問我們。

『我是歐肯特。』容易感到悲傷的我說著。

『我是亞爾特。』容易感到憤恨的我說著。

『真是難得,雖然也有例子,不過真的很少。』她笑著說。

『難得?』我們同時發出疑問,也同時互望了對方一下,再轉頭看著瑪莉。

『雙子魂,很少見,而且同時都入選就更少見。』瑪莉用很簡短的說明說著,但是聽到這些東西的我們霎時呆住,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也不知道也從何發問。

『喔,我知道你們對接下來的事情會有很多疑惑,我剛去的時候也是這樣的。』瑪莉微笑著說著。

『不過到了那邊會有很多人和你們解釋事情。而現在我們要等船,大概在幾分鐘就到了。』瑪莉繼續說著,然後看著滿臉疑惑的我們,她突然又笑了。

『好吧,大概說一下好了。嗯…基本上,我是你們的師父,也算是你們的養母,雖然我希望你們能把我當成大姐就好,因為我也還沒結婚。到了那邊後會先住到我家,而我師父也會幫我教導你們。然後你們會和其他新人一起去見長老與族長,也會去判斷你們的能力等…』瑪莉滔滔不覺得說著,我們雖然懂,但總是對所聽到的很模糊。

就在瑪莉講解到一半時,一個清脆的聲響,打斷了她的話語。她從口袋中拿出一顆綠色的水晶,看了一下後就站了起來。

『船來了,準備吧。先站在我身邊。』她又再次微笑的看著我們,而我們也起身站到她身旁。

亞爾特好奇的看了天空,但是天空什麼都沒有,更何況說一艘船。就再亞爾特回望瑪莉的同時,地面卻出現了一到光芒,開始向四周擴散。漸漸的在地上可以看到光線在描繪著圖形,一條一條的開始繪製,慢慢的形成了一幅圖畫。當圖畫完成時,從圓圈開始了強烈的光芒慢慢的往上擴散,空氣四周開始散佈著一道道細小的粒子。此時瑪莉突然伸手拍了我們的肩膀,然後看著我們說。

『不用害怕,還有歡迎你們加入…』強烈的光芒突然閃爍於四周夾帶著陣陣的聲響,讓我們看不到東西也聽不清楚瑪莉後來說的話。

就在光芒消失的同時,再次印證了瑪莉沒有說謊,因為我們真的離開了。離開了我們居住的故鄉,離開了我們居住的星球。而今,我們將在平日只能仰望的星空中,開始了我們的新生活。

『歡迎你們加入亞特蘭斯,如同鏡子一般的雙子星。』族長亞特蘭斯‧雷恩如此說道。

再次聽到瑪莉帶我們離開時那句未完的話,是我們和瑪莉離開故鄉後的一個月的事情,那天我們前往族長的居所會見族長亞特蘭斯‧雷恩,也正式開始了我們在亞特蘭斯的日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