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的涼亭
關於部落格
月夜的清風是思索的情緒
  • 4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白籃調 - 旅程的終曲


夕陽餘暉的杜巴頓,天空漸漸佈上一層陰暗,悄悄的下了細絲般的雨。在杜巴頓西北方的山谷裡有著一座古老的墓穴,陰霾的天空讓這山谷格外的陰森詭異。萊比是這墓穴的名稱,對冒險者們而言,這是個訓練團隊默契與個人戰技的最佳地點。

穿著深黑色長袍的瑟特在雨中走向萊比地下城,在他走到門口時,卻用著哀傷的眼神望向萊比地城,並伸手摸著身後的銀白色魯瑟琴。而眼中所見的卻是一個艷陽下的回憶。

『妳阿,天氣那麼好穿黑色的長袍會不會有點怪阿。』穿著十字軍甲的瑟特站在萊比地城外的艷陽下面,對著穿著黑色長袍並坐在樹下的薇雅說著。

『不會阿,這樣比較有神秘感。』薇雅脫下罩子看著瑟特,只見瑟特聳聳肩,用微笑的表情回應著。

『不過,終於來到這邊了。再和妳討論後並經過一番調查,外加一連串無法想像的探險,終於來到這邊了。』瑟特轉身看著萊比地城,一邊感嘆著兩個月來的生活。

『上次真的是意外阿,我又沒想到那個石巨人反應那麼快;瑟特哥不會還在記仇吧。』薇雅紅著臉解釋上次在塞爾的意外。

『妳說呢?』瑟特一臉奸詐的笑著,薇雅看到這了笑容也跟著笑了。

『雖然有點點小記仇,不過至少打到了通行證,這下離找回琴的原貌就只剩下一點距離了;當然要這次下去能找到才算。』瑟特從背包拿出通行證並拋著玩。

『一定可以找到的,不然瑟特哥這兩個月來的積怨可能會爆發。』

『說不定喔。』瑟特斜著頭回應薇雅的話。

『玩笑話說的差不多了,接下來說點正經的;要放棄還來的即,下面的危險性已經說過了,我一個人也會有點免強,對妳來說真的還太早。』瑟特一臉正經的說著,並用帶點凶狠的眼神看著萊比地城。

『沒問題的,有瑟特哥在,我不會有事情的,因為瑟特哥會因保護他人而變強。』面對著瑟特的話,薇雅仍就是笑著回應。

看著薇雅的反應,瑟特笑著聳聳肩,將雙手劍扛上肩膀,並伸手將薇雅拉起來。站起來的薇雅,輕輕拍掉在長袍上的樹葉,拿出瑟特給他的弩,跟在瑟特後面走進萊比地城。

艷陽的晴空緩慢的落下雨水,看著回憶的過去離去,瑟特閉上雙眼,緩步的跟隨回憶走入這地城。

幽暗的萊比地城深處,一陣金屬撞擊的巨響回盪在地城的長廊中。一名年輕女子的攻擊被身穿輕鎧的金屬骷髏給格檔開來,就在骷髏高居手中的長劍時,身後穿著黑色長袍的瑟特轉身用神刃雙手劍重重的砍了下一刀打斷骷髏的反擊。

『趴下。』就在砍完一刀後,瑟特大聲的吶喊要求女子趴倒在地上。

被砍的骷髏雖然暫時不能動,但是回覆動作後勢必會轉身攻擊瑟特,而瑟特的後方卻有另一隻金屬骷髏已舉劍衝上前。就在兩方夾殺的情況下,瑟特不慌不忙的握緊手中的武器。當兩方都衝進他的攻擊圈時,瑟特一個奮力的迴旋,讓雙手劍在他的腰際漂亮的迴轉一周,頓時衝入的兩個金屬骷髏都被這擊飛出去,撞上牆後化成一團黑霧消失。

『沒事吧,席琳娜。』亞魯斯在瑟特擊退所有怪物後,跑上來詢問女子的狀況。

『沒事,要謝謝瑟特才可以呢?』席琳娜雖說沒事情,但是仍舊握者已經麻痺的右手。

『看樣子,休息一下比較好。』亞魯斯觀察了一下席琳娜的手後,下了這個決定,並從背包中取出木材升起營火讓一行人休息。

『剛剛真謝謝瑟特先生。』就在瑟特在營火邊坐下時,席琳娜再次對瑟特致謝。

『我也要謝謝瑟特,在你和大夥都在忙著準備聖騎士的考驗時,還請你來幫忙帶我這位新手朋友。』亞魯斯一邊幫席琳娜治療傷口一邊說。

『這沒什麼,不過這邊的地城怪物反應要抓的準不容易,席琳娜妳自己要小心點。』瑟特尷尬的笑著說出一些要席琳娜注意的事項。

但沒說太多瑟特就停了下來,笑了一下後,就站起來從身後拿出銀白色魯瑟琴開始彈奏著輕柔的音樂。音符隨著地城的長廊,回聲出不同一般的重奏,彷彿地城也配合著瑟特的琴演奏著。而音符也好像來過此處般,循著地城的記憶回到了過去,找尋著另一位演奏者。

『我知道妳演奏技巧很好,不過這種感覺還真特別,好像地城是活的一樣。』瑟特一邊聆聽著薇雅與地城的合奏一邊稱讚著,而這番話薇雅也以微笑回應。

在音符的共鳴下,虛無飄渺的旋律遊蕩在兩人身處的空間。輕玲的音符述說著演奏者的心情,而這旋律是歡樂卻帶著離愁。沒多久前萊比地城的深處,瑟特和薇雅找到了讓琴回覆原貌的咒文。

『妳演奏的越來越好了。』在薇雅的琴音停下時,瑟特輕聲的說著。而薇雅雖然笑了一下,卻仍浮現一些哀傷的眼神。

『好不容易經過長時間的冒險終於拿到這捲軸,妳卻顯露不出高興的樣子。』瑟特看著手上的魔法賦予捲軸。

『這…不是的瑟特哥。』薇雅聽到瑟特的話,哀傷神情更是明顯。

『如果那麼討厭這捲軸,我可以立刻燒掉它,只是…』瑟特舉起捲軸做出準備丟進火堆的動作。

『不要,不是瑟特哥想的那樣。』薇雅出言阻止瑟特的動作。

『我只是想到,當咒文回覆後,瑟特哥就會離開我踏上旅程。不知不覺得就難過了起來。』薇雅輕聲的解釋,而眼裡卻氾起了一陣淚光。

『哈哈…』聽完薇雅的解釋,瑟特大笑。薇雅反而被瑟特的這笑聲給嚇到,呆滯的看著瑟特。

『不會的,雖然我會踏上旅程,但是我不會就這樣丟下妳不管的。』瑟特笑著伸出手輕摸著薇雅的額頭,而薇雅也從淡淡的笑了。

『瑟特哥,給人感覺變成熟也穩重了。』薇雅笑著說。

『以前,我被事物的利益矇蔽了眼睛,忘了自己為何而走,應該如何走,最後反而和同伴反目成仇。在和妳旅行的這段時間我了解到,有些事情對不是只有我認為就是對的,而是要接納不同人的價值,然後選擇大家一起前進一同歡笑的方式。或許那樣前往目標的路會走很久,至少這條路會更有價值。』瑟特看著薇雅訴說著自己的感受。

『所以,我不會拋下妳不管的。反而希望你能加入我們,因為你的笑容和琴音能為旅者帶來溫暖。』瑟特堅定的對薇雅說著,而薇雅則是害羞的笑著。

『謝謝,瑟特哥,但我可不是一位好的騎士喔。』

『是阿,妳不會是位好騎士。』瑟特邪笑著看著薇雅,而薇雅則傻笑的回應。『但絕對會是位好的吟遊詩人。』

『那…瑟特哥,你能答應我嗎?絕對不會丟下我一個人離開喔。』薇雅用擔憂的眼神看著瑟特。

『嗯…我答應妳,用騎士的榮耀發誓。』瑟特將手舉到胸前專心的說著。

『那…我可以叫你瑟特嗎?』薇雅俏皮的對瑟特說著,瑟特反被嚇到而呆滯了一下。

『當…當然可以。』這個回答反到讓瑟特臉紅了起來,薇雅則是微笑著。

『那回去之後,我幫妳找個厲害的賦予師來把這咒文覆蓋上去吧。』瑟特拿起捲軸對著薇雅說。

『哦,不用了,瑟特幫我賦予就好了。』薇雅像是有點嚇到般的阻止瑟特,但瑟特卻因薇雅直接叫自己名子表現出有點不好意思的神情。

『可是,賦予師弄得話是不會失敗,我弄得話搞不好失敗還會弄壞琴。』

『沒關係,我相信瑟特,你絕對不會失敗的。』薇雅微笑著說。

『看到妳的笑容還有妳對我的信任,每次都讓我感覺自己不會失敗。』看著薇雅的笑容,瑟特聳肩笑著說。

瑟特聳肩之後就從薇雅手中接過銀白色魯瑟琴,並將它放在地上,然後從背包中取出魔法粉。在瑟特將魔法粉內的粉末灑在打開捲軸時,捲軸上的咒文彷彿活了過來,在瑟特身旁也慢慢吹起了輕柔的風。當瑟特閉雙眼,口中吟唱著咒語,身旁的風越吹越快,而捲軸中的咒文也融入風中。就在瑟特唸完咒語時,狂風吹起魯瑟琴,而咒文也開始在琴邊圍繞並慢慢烙印在琴上。當風消失時,咒文也跟著消失,而琴這慢慢飄落到瑟特手上。

『成功了。』瑟特張開眼睛看著完好無缺的魯瑟琴以及被刻印在上面的咒文,高興的喊著。

『嗯,大好了。』

『這可是A級捲軸耶,沒想到我一次就能成功。』瑟特高興的欣賞自己成功刻印上去的咒文,一邊說著自己以前失敗的故事。

『我說過了,我相信瑟特一定能成功的,一定。』薇雅帶著淡淡的哀傷說著。

瑟特聽到薇雅的聲音,感到奇怪而轉身看著薇雅。但所看到的畫面卻讓他嚇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薇雅,這…』瑟特看著身邊薇雅身旁環繞的光球,那是自然的元素。

『瑟特,答應我了喔,一定不會拋下我,而且要帶著我去旅行喔。』薇雅雖然笑著但是臉上卻多了幾滴淚珠。

『我…可是…』當瑟特努力的要說出話時,薇雅的身影卻慢慢的變透明。

『瑟特,我知道你很驚訝,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嚇到你,想陪在你身邊。但是我的時間不多了,我只希望將來,你能帶著我繼續旅行,讓我的聲音能陪在你身邊,能繼續讓聆聽的人感到溫暖。』薇雅邊說邊用手摸著瑟特手上的銀白色魯瑟琴,而手也慢慢的透明了起來,身邊的光球也越來越多。

『這…』瑟特彷彿恍然大悟般看著魯瑟琴,而眼裡也泛起了淚水。他抬起頭來看著薇雅,試圖用手撫摸薇雅的臉龐,但手卻穿過了這透明的身影。

『瑟特,我消失後,你要好好的照顧自己,不要忘了和朋友和解喔。』

『我…我會好好和他們道歉。』

『不要忘了先前的心情,只要保持那樣的心境一定會是最厲害的騎士。』

『嗯…我不會忘了。』

『不…不要忘了我喔。』

『我…我會遵守約定,不會忘記妳,會帶著妳繼續旅程。』瑟特看著幾乎消失的薇雅,悲傷的跪了下來。

『那…我走了喔,我最喜歡的瑟特。』薇雅一邊說著一邊將臉湊到瑟特臉龐,在瑟特臉頰獻上一吻。

薇雅消失了,而瑟特只是跪在地上,雙手緊握著魯瑟琴。任由眼角的淚水滑落,任由思緒奔騰在過往的記憶,然後不由自主的輕聲哭泣,讓地城的迴廊回響出這段只屬於兩人的過往。

哭泣的聲音變成了音符,在地城中迴盪許久,瑟特一邊演奏著,一邊聆聽這哭泣的音符,彷彿是過去的自己正跪在自己身後般。他閉上雙眼,繼續的隨性演奏著。

『我都不知道原來你那麼會彈琴,你何時轉行了。』亞魯斯被瑟特所演奏出來的琴音所嚇到。

『亞魯斯,你這樣說很不禮貌耶,瑟特演奏的很好阿,你不覺得琴音中可以感覺到不少的溫暖嗎?』席琳娜專心的聆聽著瑟特的琴音,用有點生氣的口吻對亞魯斯說。

『不是啦,只是以前…』亞魯斯才要出口,又立刻停下。只是摸著頭,傻笑了起來。

『以前?』席琳娜好奇的轉過頭看著亞魯斯問。

『沒什麼,過去的事情罷了,都已經是過去了。』亞魯斯閉眼專心聆聽著瑟特的音樂並輕鬆的說著,只留下一堆問號的席琳娜,以及在一旁微笑著演奏的瑟特。

就在瑟特演奏完時,聆聽的兩人響起了清脆的鼓掌聲,瑟特也笑著看著兩人以及那銀白瑟魯瑟琴。而亞魯斯與席琳娜也要求瑟特在演奏一次,然後兩人開始討論起要讓瑟特演奏哪首音樂。

『演奏的高興嗎?』瑟特輕聲的對著魯瑟琴說著,並清理琴上的灰塵。

『我隨性的演奏好了,你們兩人慢慢討論吧。』瑟特看著他們爭論的熱烈,就隨手開始演奏等著兩人決定。

『那…就彈妳最喜歡的那首吧,薇雅。』瑟特拿起魯瑟琴,閉上眼睛輕輕的說。

瑟特輕撥琴弦,慢慢的讓音符隨著琴弦的鼓動彈奏到這空間,連水滴滴落的聲音也伴隨著音符迴響出清柔的合音,就是陰深的坑道也因這琴音開始彌漫著溫暖的心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