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的涼亭
關於部落格
月夜的清風是思索的情緒
  • 4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白藍調 - 過往的旋律


風信子總是會帶來不同的旋律與故事。而今天,風信子卻替瑟特帶來了一個小小的試煉與考驗。

在艾菲斯這廣大的迴廊中,佈滿了無數的蜘蛛與老鼠,其中掌控一切的是在迴廊底端鎮守藏寶室的巨大紅蜘蛛。對瑟特這老練的冒險者來說,這裡的一切他根本不看在眼裡,就連那鎮守者也一樣。但正當瑟特以為和薇雅的旅程將和平常一樣時,事情卻遠遠出乎他的意料。

一個巨大的響聲由瑟特後方傳來,那是今天第一次碰到的白蜘蛛時發生的事情。瑟特一如往常的輕鬆對付,但那聲響卻由後方傳來。正當瑟特回頭望去,卻看到白蜘蛛血噴大口的向他轟殺過來。後方撲來的白蜘蛛雖重重咬了他但不足以受到致命傷害,可是剛剛被他攻擊的另外隻小白卻狠狠的重擊他。

再次的巨響迴盪在封閉的空間,被轟飛到牆壁上的瑟特輕輕抬頭看向前方。前面是兩隻的小白正試圖攻擊他。瑟特腦火的看著對他襲擊而來的蜘蛛,順手就將腰間的匕首給抽了出來。當第一隻白蜘蛛衝上時,瑟特一個快速的揮擊檔開了攻勢,更趁蜘蛛的停頓連續揮擊了兩刀,讓蜘蛛瞬間橫躺地上。但第一隻的攻防才告結,第二隻也快步的跟隨上前。

看著衝上前來的蜘蛛,剛攻擊完的瑟特不假思索的採取防禦架式。就在蜘蛛撲身上前,一個穩步的抵擋,瑟特格開了蜘蛛的攻擊。當蜘蛛攻擊才剛停頓,瑟特立刻轉守為攻,轉身就是一個三段連擊,狠狠的將蜘蛛轟向巨石的牆壁上。

『呼…』看著躺在地上的兩隻蜘蛛,瑟特喘了口氣。沒多久,瑟特開始環顧四周,想著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但就當瑟特轉身,他看到薇雅虛弱的躺在地上,臉上頓時浮現出原來如此的表情。

瑟特從背包中取出了一根羽毛,將它握在手中並輕輕閉上雙眼。一個溫暖的感覺開始在瑟特手中發出,當瑟特在次張開雙手,羽毛已經化成細沙般的粉末。他將粉末灑項躺在地上的薇雅,一陣輕風卻隨著粉末接觸到薇雅時,開始環繞的吹送在她周圍。

『沒事吧?』當薇雅張開眼睛時,瑟特蹲在她旁邊問著。

『嗯…』薇雅輕輕的回應,並用手扶著頭暈目眩的自己。

『妳該不會沒有打過這些傢伙。』瑟特帶著諷刺的口吻,對著薇雅說。

『我是第一次動手打東西。沒想到他們會這樣突然衝上前亂咬。』

『哦…』面對薇雅的那句話,瑟特用不可思議的表情思索著薇亞的勇氣。

『看來要幫妳把琴找回原貌,我看要走很長的路了。』瑟特思索沒多久後,低頭說著。

『至少也得要讓妳有點戰鬥技巧,不然真不知道要如何帶妳找到應該附加在琴上的咒文。』瑟特拍了拍薇雅的肩膀說著。

就這樣瑟特點起了營火,開始在諾大的艾菲斯地城中向薇雅說明著如何戰鬥,應該用什麼武器等。但卻不知為何,說著說著,卻說起了瑟特以往和隊友巡禮眾地城的過去與在各地擊退邪魔的故事,也說出了瑟特埋在心中的怨恨與回憶。

『那時候真的很生氣。他們總是說我太執卓在戰鬥的技巧與寶物的用途和價值。』瑟特有點火大的說著過去和同伴爭執的事情。

『或許我是太現實了點,總是在批評他們應該如何做應該拿什麼。但是我也是為他們好,如果真的遇上了兇猛的傢伙,誰也不能保證不會發生意外。』望著自己放出的營火,瑟特埋怨的說著。

『更何況我們是要一起…』瑟特欲言又止的停頓下來。『不…應該是說要成為聖騎士的我,更應該注重這些事情。』

『瑟特哥。』薇雅看著生氣的瑟特。

『其實我知道我很容易生氣,也知道那時賭氣說了不該說的。』看著薇雅的眼神,瑟特放鬆下來後又繼續說著。

『當時生氣的說,沒你們我也能自己也能從艾菲斯突破到菲歐納,不論是不是魔物地城。』瑟特大聲的說著當時的賭氣話語。

『老實說,連自己也覺得當時自己真的是個笨蛋。沒有人幫忙根本是天方夜譚。』瑟特哀傷的眼神凝視著燃燒的火推。但話才說完,兩人卻陷入了沉默之中。

沒多久,薇雅站了起來,用她背上的銀白魯瑟琴開始彈奏了起來。那是一首旋律輕快的樂曲,雖然中間是有幾次發出了不諧音調,但是仍然能聽出原曲的旋律。彈了一陣子後,一個不明原因的怪調打斷了整個旋律。彈奏失敗的薇雅露出了尷尬的表情,但瑟特卻是專注的望著薇雅。

『彈的真好。如果沒有最後的那怪怪音調。』瑟特微笑的說著,薇雅則是有點難為情的表情看著瑟特。

『謝謝妳。』瑟特用自己的雙掌拍了自己的臉頰後說著。

『瑟特哥的目標真的很遠大。』薇雅坐了下來,用親切的語氣對著瑟特說。『只是,太專注著凝視遠方,或許就會不經意的遺忘了離自己最接近的事物。或許使用神兵利器或精良戰技能通往目標,但是為了目標而忽視了和戰友們的心情,那就算走到目標也只會擁有孤寂。』

『哦…』薇雅的話,深深的穿刺了瑟特。雖然說完後的薇雅臉紅了起來,但是卻讓瑟特跌入了思索的迴廊。

『沒想到,妳也能說出那麼深奧的話。』瑟特對著營火思考了很久後,微笑的說出了這句話。

『沒…沒有啦。』薇雅臉紅通的開始解釋著。『以前義父也對其他人說過這些話。他總是在幫助別人,總是在教導別人。也因為這樣我才會知道這些。雖然我不是真的完全了解這些話的意義。』

『也對,像妳這種完全沒有戰鬥經驗的人,也不可能了解我的真正想法。』瑟特用有點傲慢的語氣說著。而話才說完,薇雅頓時被這話給嚇到。

『不過。』瑟特站了起來,並看著嚇呆的薇雅。『妳卻說的對,我真的太過在意目標。卻遺忘了過程中應該注意的事情,應該考慮的心情。不論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

『不過瑟特哥還是有注意到我的心情。』薇雅微笑的看著省悟的瑟特。

『我是有注意到。不過我卻完全沒注意到妳是沒戰鬥過的完全新手阿。』瑟特輕佻的對著薇雅說,而薇雅卻被這話給弄得為難了起來。『所以我看我還是好好教導妳技巧吧,不然我會對不起妳義父讓妳教導我的這段話。』

瑟特話一說完,兩人都笑了起來。而笑聲回蕩在這地城之中,讓嚴肅的氣氛也變的輕鬆了起來。

『瑟特。』亞魯斯在教會前面叫住匆匆走過的瑟特。

『最近過的如何阿,這幾天都沒看到你來教堂打工。』亞魯斯快步的走到瑟特前面。

『哦…。還好,只是有點事情要忙。』瑟特一臉匆忙的表情看著悠閒的亞魯斯。

『看你很像非常忙,該不會連白天也在努力闖地城阿。』亞魯斯拍了拍瑟特的肩膀,並微笑的說著。

『哦…。地城阿。等等是要下去沒錯。』

『你…你不會還在對那時賭氣說的話那麼執卓吧。其實大家都知道你…』亞魯斯準備繼續說下去時,瑟特突然舉起手制止他繼續說。

『抱歉,我有急事要先走。關於那件事情你不用擔心,我沒想要繼續賭氣。等我現在這邊的事情忙完,我會和大家道歉的。』瑟特飛快的說著。但話才說完就立刻轉身離開,但沒走多遠又回頭說。『可以的話麻煩你就先幫我和大家說一聲,拜託你了。』

亞魯斯望著快步跑遠的瑟特,呆滯的站著。但過沒多久,卻對著瑟特離去的方向微笑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