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的涼亭
關於部落格
月夜的清風是思索的情緒
  • 4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白藍調 - 啟程的小調


艾菲斯是個離提爾克納最近的地下城,也是所有冒險著最愛去的地方,在那邊會有很多新手冒險者,也有著不少老練到不行的冒險者,瑟特就是屬於那種老練的。就在瑟特來到地城的祭壇前面,他又再次看到那位小女孩。不過這次不是在祭壇上晃來晃去,而是在祭壇的角落看著來往的人們。

當瑟特準備丟下祭品要前往地城時,小女孩專注的看著他。這種專注讓瑟特的動作停頓了下來。當瑟特輕輕的回望了小女孩時,卻看到小女孩慌張的看著四周。就在這一來一往之間,瑟特內心卻響起了一句輕聲呢喃,讓自己慢慢的走向小女孩。

『要…不要和我一起下去。』當瑟特走到小女孩面前時,只用了這句話作為開頭也作為結尾。

當瑟特用堅定的話語和神情望著小女孩時,小女孩卻是一臉慌張與呆滯的神情對應著。沒過多久瑟特看著沒有回應的小女孩,獨自轉頭慢慢的走向的祭壇的石版。也就在這時,小女孩卻突然抓住瑟特的左手。而當瑟特反應過然看著女孩時,卻看到了小女孩那雙水汪汪的眼神凝視著自己。

『可以嗎?拜託你帶我下去,拜託。』小女孩用那有點哭泣的聲音,說著這請求的話語。

『我就問妳要不要下去了阿。』瑟特用有點不習慣的表情對著小女孩說。

就當兩人用一種尷尬的氣氛維持了好一陣子後,瑟特就坐了下來開始先自我介紹了起來,也對小女孩說了前幾次碰面時的狀況。

『喔…那個不是你的錯啦。是我不知道要如何和人相處和應對的關係,讓你感到愧疚真是對不起。』小女孩連忙替瑟特前幾次的狀況加上了說明。

『對了,我叫薇雅。大哥哥你呢?』薇雅親切的口吻說著自己的名子。

『叫我瑟特就好。妳是個樂師吧,為何要一個人跑來地城晃來晃去。像妳這樣的小女孩一個人很難應付這裡的吧。』瑟特回答著問題也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其實。』薇雅聽到了這問題,臉上浮現了不知道要如何解釋的表情。

『如果不想回答就算了,這也不是什麼重要的問題。』看到薇雅的表情,瑟特很快的接下了這段話。而這段話卻讓薇雅輕輕的笑了出來。

『其實,我是要替義父把這把琴修好。義父是位旅行詩人,除了一邊四處旅遊外,也在各地行醫救人。他總是照顧著別人,自己卻…』說到此處,薇雅臉上浮現了難過的神情。

『卻讓自己走上了人生的終點,這把琴就是他留下來的遺物。但這琴卻受到了詛咒,如果要解除詛咒就要在同樣的位置施加另外的咒文。』就在說話的中途,薇雅將琴輕輕的拿給了瑟特看。

『雖然隨便一個極性強點的咒文都可以,只要刻印的位置一樣就可以。但是我還是希望能替義父找回原先咒文,讓這把琴能回到那時候。』薇雅一邊說著一邊凝視著琴,眼角卻開始慢慢泛出了淚光。

瑟特看著薇雅的神情,在專注的注視了琴身上面那不規則的咒文,嘴角卻不知會何慢慢的上揚了起來。他微笑著看著薇雅,並將自己的手伸到薇雅頭上輕輕的拍了一下。

『放心,我幫妳找吧,讓妳能把琴原來的樣貌找回來的。』瑟特用微笑的臉說著這句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