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的涼亭
關於部落格
月夜的清風是思索的情緒
  • 4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白藍調 - 相逢的序曲


瀰漫死亡氣息的坑道,滿佈絕望血印的圍牆。

黑暗的角落有著深紅的眼神,光芒的祭壇有著古老的遺產。

這是死亡與生命交會的迴廊,也是榮耀與貪婪衝突的世界。

那裡有人們夢想的事物,但那所代表的價值又是如何評斷。

是冰冷的現實、還是深埋背後的夢與思念。


水滴滴落的聲音,在坑道迴盪出陰深的低鳴。一個低聲的哀號,那是坑道深處傳來的鳴叫。在迴廊的底端一間諾大的洞穴裡,一隻巨大的紅色蜘蛛正低身前行。

『真是,到底是過來不過來。』一位身穿重盔甲手持雙手劍的人,透過頭盔的細縫盯著蜘蛛。但是劍士所注視的蜘蛛確只是緩慢的在他四周繞行,彷彿蜘蛛知道這人的恐怖之處因而不敢前行。

正當蜘蛛在四周繞行,劍士卻露出不耐煩的神情並舉起左手,低聲唸著一段如歌般的文句。當咒文停止時,劍士身旁已多了個散發寒氣的冰球。寒冷的氣息圍繞在那冰球四周,就連蜘蛛也感受到一股寒意而停止了動作。

『過來送死吧。』正當劍士話才說完,左手已經揮了出去,冰球也順勢直襲蜘蛛。而當冰球拋出的瞬間,劍士右手緊握巨劍,身體放低,兩眼直視著蜘蛛,微笑著。

蜘蛛受到這冰球的直襲,霎時間被寒冷的空氣給凍住了全身與四肢。當全身不再麻痺,蜘蛛狂怒般的衝上去,彷彿是要劍士為這擊付出致命的代價。

但是,劍士早已等待多時。當蜘蛛不要命的衝上來,張開大口要奮力的咬上前時。只見劍士左半身後退,雙手緊握巨劍,看準蜘蛛衝入身邊的一瞬間,快速的揮斬而下。

一聲巨響,巨劍在地面敲擊出回盪整個洞穴的聲音。蜘蛛已倒臥在地上掙扎著,而劍士扛起了巨劍,慢慢的走向蜘蛛後面的祭壇。

『真是浪費時間,打不贏我就早點上來送死。不要老是和我在那玩打帶跑。』劍士邊說這句話邊經過在地上掙扎的蜘蛛,並撿起掉落在地上的鑰匙。

劍士漫步走到祭壇旁邊那上了鎖的古老箱子前,用鑰匙打開了鎖,但卻無法用手推開那被封印已久的箱子。

『真是的,一堆和我作對的東西。』生氣的說了這話後劍士站了起來,腳用力的踢向箱子。這一踢,難開的箱子頓時開了,而裡面的東西也被這一踢給踢出了箱子。

『又是。真是一堆沒用的東西。』劍士不滿的撿起了箱子掉出來的東西,一邊咒罵著。

就在撿完東西後,劍士轉身走向祭壇。並伸手摸著祭壇的一角,想著要離開這鬼地方。就在這念頭在他腦海翻騰時,一陣清涼的微風吹過了身旁。當風停止吹拂,他張開雙眼,映入眼簾的已經是另一個地方。

劍士摸索著身上,找到了最後的一張魔物捲軸。低頭沉思了一回後,深深嘆了一口氣。

『算了,再去一趟吧。在找不到就下次再來。』劍士用無奈的語氣說著,並看著自己手上拿的魔物捲軸。

當劍士慢慢走向奉獻祭壇,卻看到一個小女孩在祭壇石版上走來走去,好像正在猶豫是否要下去一般。那小女孩看上去就覺得只有十歲出頭,一身連身式的普普裙但卻沒有一樣武器,雖然有背著一把銀白色的魯瑟琴。

『要下去就快點吧,不然就…』劍士緩緩的走向祭壇石版前面並說著。但是話還沒說完,那小女孩就像被什麼恐怖的東西嚇到般的快速跑出神殿。

『哦,真是的。我又不是鬼,沒必要怕成那樣吧。』劍士回頭望著剛剛小女孩跑出的神殿出口。

就在說完話後,劍士踏上了祭壇石版上,伸出拿著魔物捲軸的手。一邊想著地城的景象,一邊低聲的說著一句又一句的咒文。就在他放掉手上的魔物捲軸時,一陣強烈的風由石版吹了起來。當風又一次的停止,映入眼下的又是那黑暗而陰暗的地下城。他扭了一下脖子,將雙手劍扛在肩上,緩慢的走下了通往地城的階梯。

午後的教會總是有著不少前來幫忙的人,他們都是?了教會特製的祝福之水而來。在等待安黛莉修女公佈本日的工作之前,總是有著一群人圍繞在教會四周。不是討論著之前去哪邊冒險,就是在討論著那種功夫與技巧最強,有時還可以聽到幾位小女孩在討論著要買哪件衣服的對話。

『成果如何阿,瑟特。』一位年長的人問著劍士,就在大家在等待修女指派任務前。

『爛到頂點。都是一堆沒用的捲軸,連想找人送都懶得送。最慘的是下去十幾趟卻連個通行証都沒有。』瑟特不滿的抱怨著昨天晚的事情。

『阿呀,那還真是夠慘的,早知道會這樣不如和我們去馬斯。昨天那團真是有夠強,幾乎都沒有人受重傷躺下來過,而且還找到很好的魯瑟琴。』年長的人一邊拍著瑟特的肩膀,一邊說著昨天晚上的豐功偉業。

『說的好像是你自己打到似的,不過就是跟到一個強隊罷了,亞魯斯。』瑟特瞪著亞魯斯那張被他說中的歪斜嘴連,一邊說著這段話語。

『別這樣,今天晚上應該還會有隊伍,不如你也來吧。』亞魯斯很快的轉換話題。

『不了,修女這邊的工作弄完,會到附近晃晃,晚上再去挑戰。我就不信我會打不到通行證。而且…』瑟特望向人群,背對著亞魯斯說著這段賭氣的話。亞魯斯知道瑟特的脾氣,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聳聳肩並苦笑了一下。

黃昏時分,瑟特在鐵匠那邊修理了一下裝備與武器,就動身前往艾菲斯。在他路過食品店時,昨天那位小女孩又在店門口左顧右盼的晃來晃去。一下子做處振奮精神的表情想要往店裡面走去,卻因為有人走出來而往旁邊閃躲。然後又再次張望四周,然後一臉無力的表情。反覆的這些動作,讓瑟特看了有點火大。

『我說,妳要就進去,在這邊晃來晃去會被人誤認為小偷的。』瑟特在那女孩一臉無力的望向地面時,靠近她並說了這段帶點火藥味的話。

『啊…。』女孩被瑟特這句話嚇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只是呆呆望著瑟特。沒過幾分鐘就飛快似的跑走,留下了一臉錯愕的瑟特。

『喔…我該不會說的太兇了。』瑟特看到女孩逃跑,用左手放在臉上,反省著自己說的話。

瑟特在路邊反省一陣子後,太陽也慢慢的落下。金黃色的陽光慢慢的照耀了整片大地,他在陽光中望著小女孩跑去的方向,搖了搖頭並進入食品店買了今天的晚餐,之後又去了醫療所買點需要的藥水,便動身前往艾菲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