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的涼亭
關於部落格
月夜的清風是思索的情緒
  • 4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黃昏之歌


金黃色的午後,陽光照耀著這片草原,原野上伴隨著讓人清爽的空氣。一種清爽的氣息慢慢飄逸了過來,這種悠閒的午後,最適合讓人在這片草原上休憩。

他也是享受著這種氣氛的人,每當中午幫教會做完工作。他就會獨自一人跑到這邊來休息,享受著這種宜人的氣氛,今天當然也不例外。不過,世事不如人意,就算在好的演奏者也會有走音的時候。

『救命阿。不…不要過來。』一個小女孩的尖叫聲音破壞了這舒適的午後夕陽。

當他聽到這不同以往的聲音,他快速的坐了起來,環顧著四周的原野。他看到了一個小女孩被四隻灰狼團團圍住,而灰狼也不停的在女孩四周環繞,彷彿隨時都會衝上去咬住小女孩。

就在他的眼神注意到那群灰狼時,他已起身衝上前,快速的將背後的鐵鎚緊握在手上。沒一會就已經衝到灰狼旁邊,而他的眼神一閃,連續敲擊了前方的一隻灰狼。只見那灰狼被這連擊狂襲而過,瞬時倒臥地上。正當他解決一隻後,他沒鬆懈的眼神立刻注視著其他灰狼,並用手勢要小女孩退下。

正當小女孩退到他後方時,灰狼一擁而上。就在灰狼要咬向他們之時,他雙手緊貼地面,一個漂亮的掃腿將剩餘的灰狼一次踢飛了出去。一陣哀號後,這群灰狼就倒在地上。

但是不巧的是,一隻被踢到小女孩身旁的灰狼卻又站了起來。當他注意到時,不知道小女孩哪來的勇氣已經奮力的用她那無力的雙手揮打了灰狼。但是無力的她最多是讓灰狼被嚇的後退,卻未能給予致命的攻擊。但灰狼這一退可退到了他的身後,他一個轉身想要給灰狼來個迎頭痛擊,但灰狼也注意到,轉身就向他咬去。

一個巨大的碰撞聲後,他和狼各自飛了出去。一個沒命的互殺,造成的果然只是兩敗俱傷。灰狼當然是倒地不起,而他努力的讓自己站了起來。

『大哥哥,你…你沒事吧。』小女孩快步跑到了它的身邊,用她那慌張的神情關注著他。

『我沒事,這點小意思一下就會好了。』他伸出了一隻手輕輕拂摸著小女孩的頭,表示著他沒什麼大礙。

就在他說完話後,他閉上了眼睛,低聲的輕唱著小女孩聽不懂的歌聲。他再次張開眼睛,他四周出現了幾顆透明的光球。他將一兩顆球輕輕的推向小女孩身上,小女孩感受到一股溫暖的感覺而自己被灰狼弄傷的地方也慢慢消失。就在他將剩下的光球慢慢的放在自己身上時,那小女孩用好奇的眼神凝視著他。

『哥哥是天使嗎,好厲害喔。』小女孩看到他用這些光球就治療好他們,他微笑著說。

『我不是什麼天使,只是會點沒什麼用途的小法術罷了。』他輕描淡寫的描述著他自己。

『可是哥哥很厲害阿,一下就解決這些兇猛的動物,一下又治療好我。真的好像媽媽說的天使。』小女孩用手指輕輕碰觸著灰狼,並說著自己聽到與感覺到的事情。

『這…』他用無言的表情看著小女孩,雖然小女孩的稱讚讓他很高興,但是他還是不習慣被人家這樣稱呼。可是看著小女孩在灰狼四周用擔心的眼神和好奇的雙手去碰觸那些倒地的灰狼,他頓時又無力去辯解這狀況。

『小妹妹,這邊很危險喔。這動物是灰狼,他會去攻擊經過他獵食區的人們和動物。你在這附近晃很危險的,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就快回家吧。』他輕輕拍著小女孩的肩膀,並描述著這一裡的環境。

『阿…』就再他說完最後一句話時,小女孩大叫了出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他疑惑的看著女孩。

『其實,其實我要去找爸爸。』就在小女孩說著時眼角泛出了淚光。『爸爸是樂師,他說要出外去找什麼世界最好聽的音樂,而且聽過那音樂的人不論什麼病痛都能治好。但是去了好久都沒回來,媽媽最近又生病了,我…我想說去把爸爸找回來。用爸爸的音樂來給媽媽治療。』

他看到小女孩哭了,頓時慌了手腳。但是他能做的卻只能用手輕輕的拍著小女孩的頭髮,並安慰著她。

『很晚了,妳這時候出去找爸爸也不太可能找的到。先回家吧,妳媽媽一定在家中擔心著妳。』他輕輕的對小女孩說著。當他聽到小女孩在哭泣的聲音中,說著『嗯』的一聲,便慢慢的帶著她回到村莊去。

隔天的午後,陽光依然照耀草原。但是今天和以往不同,除了他之外,多了一個小女孩。他和往常一樣在工作後躺在草原上,而小女孩則是輕輕的走到他身邊,用那小手玩弄著他的頭髮。

『恩…』休息中的他感覺到和以往不同的氣息,他順勢坐了起來。往後面看著,只看到小女孩微笑的和他打招呼。

『今天又跑來了阿,不是都告訴妳這邊很危險了。』他有點不耐煩的說著。

『有大哥哥在阿,這樣就不用害怕那個什麼狼會來咬我。』小女孩再次用微笑攻擊打擊著他。

就在小女孩說完那句話後,他看到小女孩也學他躺在草原上。看到著景象他沒多說什麼,也跟著躺了下去。

『哥哥,你為什麼天天躺在這邊阿。』兩眼閉上的小女孩,用輕柔的聲音問著他。只是,他沒有回答,沉默了許久。小女孩沒聽到他的答案就慢慢起身坐在他旁邊看著他。『哥哥,你生氣了嗎?』

『我沒有生氣,只是…』他張開雙眼看著小女孩。『沒什麼。』

『對了,你想要去找你爸爸,但是現在的妳應該還辦不到吧。』他望著天空說著。

『恩。』小女孩聽到他這樣說著,有點難過的回答。

他看到小女孩有點快哭的神情,連忙起身並拍著他的額頭。

『要不要你也學學如何對付這些討厭的狼。這樣你就能早點去出發找你爸爸。』

『可是…』小女孩有點為難的看著他,那神情彷彿說著就算想學也不知道和誰學。

『我來教妳吧,這些傢伙很好對付的。』他笑著和小女孩說。

『真的。』

『真的,我還可以教妳如何弄出光球喔。』

『恩。』

那天起,他們兩個人經常一起出沒在這片草原。白天兩人會到附近較遠的平原上到處逛,或是跑到那附近警衛自以為很年輕就突破的地下城冒險。中午兩人一起去教會幫忙工作,下午兩人一起躺在原野上聊天,有時他也會告訴小女孩一些故事或是教導她如何戰鬥與各種事物。晚上,他會帶小女孩到村中的廣場和他的好友在一起聚會,聊著外地的事物,也聽著來自其他地方的樂師演奏異國的音樂。有時聽著聽著,小女孩還演奏起她自己創作出來的樂曲。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小女孩漸漸學會如何和狼戰鬥,也漸漸開始有了熱衷的事情,那就是和她爸爸一樣當個樂師。每天晚上,他都會再眾人前面演奏自己創作的樂曲。深夜,當小女孩在家中演奏樂曲,她媽媽就會笑,也因此她媽媽的病情慢慢好轉了起來。他很高興小女孩能找到自己的目標,也因此讓他更努力的教導小女孩更多的事情。

一年過去了,小女孩長大了。雖然身高只長高了一點,但是在其他方面卻有了很多的成長。那天,他和往常一樣在教會工作。不同的是,當他工作完後,卻沒有去草原。女孩覺得很奇怪,今天又沒有下雨為何他沒有來。隔天早上一早女孩就在村內找他。

『大哥。』女孩在廣場的人群中找到了他,而他四周有好幾位年長的戰士與法師。『你跑到哪邊去了,昨天都沒看到你。』

『沒什麼,去辦點事情。』他微笑的看著女孩。『對了,下午老樣子到草原上來喔。』

『喔。』就在他說完話,女孩只來得急回個聲,他就轉身離開。

當天下午,陽光照耀的草原顯得更加溫暖。女孩在這一年來已經習慣在草原上休息,在等待的時間,她彈起了自己創作的樂曲。一首又一首,女孩的樂曲讓這金黃色的草原有著另外一種輕柔的暖意。

『變好聽了多了。』他慢慢的走到女後的後方。『記得你剛開始彈的時候,大家都還叫妳走音王呢?』

『大哥…』女孩聽到他的話頓時臉紅了起來。『今天是怎麼了,感覺大哥怪怪的。』

『我,我要走了。』

『大哥。你…你要走去哪邊。』女孩聽到他的話頓時呆了一下。『你是要去…』

他微笑著看著女孩,並伸出手要女孩先不要說話。他仰望了一下天空,再看了滿臉疑惑的女孩。

『我,從以前就想成為一位能四處幫助別人的牧師。昨天,教會告訴我在南方的村落因為怪物肆虐急需要人手。所以我決定去那邊試試自己,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能做到多少。』他不斷的說著這幾天碰到的事情,也一邊用微笑的臉看著女孩。『妳曾經說過,妳爸爸為了找尋世界最好聽的音樂而外出。而我也是,為了自己的夢想我要離開這裡。』

『可是…』女孩帶著驚訝且憂傷的神情說著。

『一年前妳曾經問過我為什麼老是躺在這邊。其實,我在等待,等待一個讓我走向夢想道路的時機。但是等待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因為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等到。而妳的出現,讓我的等待變的更有意義,也讓我知道了等待的另外一個價值。』他輕輕撫摸著女孩的額頭。『現在的妳比當時已經長大了不少,而且有了自己熱愛的音樂。也許有一天妳也會和我們一樣踏上旅程,去成就自己的夢想。』

『我們…』女孩呆滯的望著他。

『對,我們。兩年前,一個教導我一切的人也同樣踏上道路,他等待的時間更久。在他踏上旅途前曾經說過,最讓他放不下心的是他那年幼的女兒和他妻子。不過當時讓他找到等了很多年的線索,讓他決定一定要去。』他伸手將他平日放在背後的鐵鎚那了出來。『這是他當時留給我的東西,而我現在交給妳。』

『他,可是哥這是你平時很寶貴的東西阿。』女孩接過鐵槌,用不想他離開的口吻說著。

『但是對妳來說,這東西更有意義。因為,他告訴我,當有天我能獨當一面的面對自己夢想道路的時候,就是把這鐵鎚交給下一個尋夢的人。』

『大哥…』

『妳知道自己想要找尋什麼嗎?』

女孩搖著頭。

『妳知道還有什麼東西放不下的嗎?』

女孩點著頭。

『當妳找到自己的夢想,又能放下一切去尋找的話。道路就會慢慢出現。』

『可是…』

『不要難過,我只不過是比你早日離開先踏上道路上去。而今天晚上我就會和其他要前往的人出發了。』他笑了一下。『在離開前我能在聽一次妳最拿手的音樂嗎?』

女孩停頓了一下,收起了鐵鎚並拿出魯瑟琴,彈起了自己創作了很久的樂曲。在音樂慢慢的圍繞著這金黃色的草原,他慢慢的靠近女孩的耳邊,輕輕的告訴了她一句耳語。當他話說完,女孩哭了,手停下了彈奏的樂章,開始擦拭著眼角的淚水。

『加油喔。』這是他在離開女孩身邊最後的一句話。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在午後的草原上總是有著一段清柔的旋律,伴隨著來來往往的旅人。好像在鼓舞著路過的旅人努力往前行,也好像在安撫著因忙碌而忘記休養的人們心中的靈魂。

而今天的午後一個不知死活的小男孩,拿著不知哪來的木棒面對著兩隻灰狼。就在他害怕的不停逃竄的時候,一個女子上前用鐵鎚瞬間打倒了兩隻灰狼。那女子看著驚慌失措且收傷的小男孩,也不管小男孩想要說什麼,就帶他到樹下治療。

當小男孩沮喪著?何自己打不贏灰狼時,女子彈奏了她拿手的樂曲。那首歌曲就彷彿融入了自然之中,讓小男孩的心情頓時放鬆了下來。當她用微笑的神情看著那小男孩時,小男孩臉紅的望向旁邊。

『姐姐好厲害,感覺就好像天使一樣。』小男孩用不好意思的笑容看著旁邊說著。

『嗯。』她一邊彈奏著音樂,一邊看著小男孩。

『姐姐平常都呆在這邊嗎?』小男孩好奇的問著,但當小男孩望向女子時,女子一臉疑惑的看著小男孩。小男孩知道自己問的很突兀,連忙解釋『其實這幾天路過這邊好幾次,每次午後都會看到姐姐你在這邊演奏音樂。』

女子停頓了一下,也停下了彈奏的音樂。她望著小男孩,然後又看了一下天空,她笑了。

『恩,我在這邊等待,等待踏上旅程的時候。』

『耶!』

『不過,不知道要等到何時就是了。』女子笑著看這小男孩。

『哦!』

『對了,要不要我教你。教你對付那些討厭的狼。』女子蹲下來對著小男孩說。話才說完小男孩的臉紅的更厲害。

『這,給女的教導很奇怪,而且…』正當小男孩想要出口時,女子用手阻止了他。

『不用害羞啦,至少在某方面我可比你強多了喔。』

『不,不用了。』小男孩聽完後,立刻跑離現場。

『我平常都會在這邊喔。』女子大聲說著,他看到小男孩紅著臉笑著跑了離開。就在她看著小男孩慢慢跑遠,她望著天空。『我應該也能吧,為他人鋪上尋夢的道路。對吧,大哥、爸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