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的涼亭
關於部落格
月夜的清風是思索的情緒
  • 4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深淵之眼【克拉】


水聲滴答滴答的低落在我臉頰與全身,這不是上天下的雨水,而是我眼前那位老戰友將水池粉碎後而噴灑出來的泉水。腳邊零星散落的碎石塊,四周傾倒著支撐屋頂的樑柱。

他是達斯威瑪,本部來的大佐,拿著雙刀的他,背後還跟著一隻黑卡蒂。而今天他不是為了其它任務而來,而是要殺了背叛了他們的我。

『真能撐阿,艾菲斯少佐。』水滴散落在他的身上與地面,他將雙刀緊貼著地面,慢慢的走了過了。雙刀在地上劃過一道水痕,慢慢的散落開來。

『為什麼,你明知道他們的存在卻不阻止。他們不但控制著法王,甚至這場戰爭也是。』我雙手緊握著我的巨劍,顫抖的聲音慢慢的從咽喉宣洩出來。

『阻止,為何我要。他們所做的事情讓我興奮極了,為何我要阻止。』他一邊說一邊笑著,彷彿在嘲笑著我的愚笨。

『你不阻止,而是看著這一切發生。你…』我開始憤怒。他曾經是整個克拉最勇猛的鬥士,但如今他卻成為了在黑暗操控著我們與其它生物生命的看門狗。我憤恨的放聲大叫『你這異族的看門狗,憑什麼要操控著我們和其它種族對戰。難道這樣的殘殺就是你的興趣嗎?還是看著自己人送死也是你的興趣?』

『沒錯,是興趣。我以前就喜歡看著人死去的樣子,喜歡聽著人們死前哀嚎的聲音。而他們給了我這樣的機會與時機,我為何不配合他們呢!』他笑著說。

他慢慢的走到我前方一小段距離,而我知道這段距離足夠讓他上前殺了我。就在他話才說完,他一個瞬間就衝到我正面。右手後拉,一個快速的橫斬就這樣橫過我的眼前。當刀快斬到我的脖子時,我快速的蹲下閃過了第一刀。但是他很快的轉身,將第二刀由下而上的斜斬上來。這次我無法左右閃躲,只能縱身後躍,跳到了後方的一個樑柱前方。他停下了動作,慢慢把頭轉了過來。

『還在猶豫嗎?還是你認為我不會認真的殺了你?』他凝望著我,彷彿嘗試看透著我的內心一般。『最好不要太消極,我是真的想殺了你,殺了被稱為最強騎兵的你。就算他們曾經想把你收攏,並賜與你力量,不過我還是想殺了你。』

『那種力量,就算給我,我也不要。那種力量控制著法王,讓他痛不欲生,就連死的選擇都沒有。那樣的東西能算是賜與嗎?那不過是為了搶奪我們的身軀罷了。』我嘶吼著說。

『搶奪,我不就活的好好的。是你還不能轉過來,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我們能夠更完美,更能夠接近迪森。』

『作夢,更接近神。那不過是一種誘惑的言語,迪森不是你們這種殺人生物能夠接近的。』我繼續放聲怒罵著。

他聽著我的怒罵卻不為所動,慢慢的舉起右手的刀。背後的黑卡蒂也開始默念著咒文。我雙手握緊我的劍,凝視著他。憤怒的我口中念著咒文,一道又一道的闇之力量慢慢圍繞在我身邊。狂怒的眼神使我的全身上下的力量開始擴張著,雙手的巨劍上開始圍繞著風的力量。當我兩的架式擺開,兩人之間的時間就像靜止一般,就連水滴的滴落也能聽的清楚。而蔓延這我兩之間的殺意,開始侵蝕著四周的花草,就連飛禽們也被這殺意震驚的飛離此地。

就當我們對峙的時間慢慢流逝,城牆外一個轟然的爆炸聲響,幫我們的時間的控制閘打開,時間瞬間加了速度。我們互相衝向了對方,一陣刀光的交會震開了我兩間的碎石與積水,蔓延在四周的雷光蒸發著四濺的水花。當最後的一刀互相衝擊時,我的巨劍卻只能與他的左手上的刀互相抵擋。雙劍的交會,將在地面的水衝擊開來。他笑著,右手的刀已經後拉,全身的姿勢已經擺出了衝鋒的動作。

在我恍然大悟的瞬間,我的巨劍被他左手的刀用力格檔開來。一個零距離下的衝鋒順勢過來,伴隨著強大的空氣壓。而空氣也將地面的水花吸納了過來,水花隨著空氣迴轉快速的逼迫過來。我來不及閃躲,只能後躍的拉開距離,期望我雙手的巨劍能夠快速的拉回防禦位置。

當他的刀尖快刺中我的胸膛時,我的巨劍及時拉回來。但是及時回的來的卻只有劍柄。當刀尖的衝擊力與劍柄互相衝擊時,雙手頓時握不住巨劍因此讓巨劍飛離雙手,落在我與他之間。而受到嚴重衝擊的我也被彈開了一段距離。

我再次站起來,看到他身旁的黑卡蒂已經準備好火焰,而他更笑著在旁邊看我,臉上擺出了看你要如何檔下這擊的眼神。我雙手握拳圍繞在頭上,全力往前衝刺,希望能在遭受更嚴重攻擊前把巨劍撿起。

黑卡蒂就再我上前同時,連續放出兩次火焰,火光重擊了我的右手與左腳。但我仍然衝到了巨劍旁,我雙手一握劍,一個轉身用力的把巨劍拔離地面。當我轉身過來,一個揮掃將黑卡地放出來第三個火球給掃成兩節,並在空中爆炸。

掃開三次連續的火球後我雙手握劍,讓劍尖貼在地上,並快速的衝向他們。而他也衝上前,留下黑卡蒂在後方繼續念著咒文。當我衝刺時,緊貼地面的巨劍讓地上的水劃出了一道水痕。就當他快衝到我前方時,我一個橫掃使他不趕上前。但當我掃過去後,很快的扭轉身軀,讓巨劍繞道我的上方,並重重的像地面揮砍下去。而這動作也讓纏繞在巨劍尖端的水再我與他之間劃出了一到十字架。

重擊地面的攻擊,頓時炸裂了地面的石塊。他連忙將飛向他的碎石一一用雙刀檔開。此時,我雙手緊握巨劍,一個後拉,將巨劍重重的掃想他。他注意了我的攻擊,將雙刀交錯在他胸前。一個橫掃的重擊頓時與他的雙刀衝突起來,我沒有半分鬆懈,全心全意的給他一個無懈可擊的橫掃。而他也因此被重擊狠狠的震飛了出去。

當我將他給震開後,旁邊卻飛來了一道火光。那是在我一旁的黑卡蒂施放的,我卻因為重擊的動作來不及回覆防禦狀態。不假思索的我立刻伸出右手去阻擋,一個爆炸將我的右手給炸了開來。而我在意思到痛覺時,已經單手緊握巨劍向黑卡蒂衝了過去。

當我衝到黑卡蒂前方時,她又再次的送了我一個火球。此時右手已經回覆了知覺,立刻與左手配合緊握巨劍。在火球擊中我前,我一個轉身用劍身擋住了火球,當爆炸的煙霧蔓延在黑卡蒂眼前時。我的巨劍穿透煙霧,給予黑卡蒂一個橫掃,將他重重的攔腰斬開。

『你的敵人可是我喔。』一個聲音在黑卡蒂摔落在地上慢慢消失時,從我後面傳了過來。我回望時,他的刀已經發出了快速的攻擊。

我的巨劍再次用劍柄接住他橫向而來的攻擊,再擋住的一瞬間我旋轉劍柄讓他的攻擊橫跨過去。當他的刀撲空的而過時,我將巨劍由下而上的揮砍過去。這擊沒擊中他,但卻也在他臉上劃出了一道傷痕。而我的巨劍也再發動最強重砍的最佳位置。

『死吧,你這殺人魔。』我放聲嘶吼,用力的將巨劍揮砍下去。揮砍的速度是我揮砍過最快的一次,當勝利的契機就在眼前時,我看到了他的神情,他彷彿在享受著這瞬間。霎時他的表情變了,雙眼變成了深紅色,而他的雙手交錯,兩把刀橫在他的腰際。當巨劍就快砍到他時,一個快速的雙刀揮斬,重重的交錯在我的巨劍上。

一聲巨響,他的雙刀斬開了我的巨劍。我看著被斬斷的巨劍,我回想起了他剛剛的神情。此時一個黑影籠罩著我,我抬頭望去,那是他被後方燃燒而起的火焰所照射出來的影子。在黑影中的他,能看的清晰的只有那一對紅色的雙眼。而那對雙眼讓我想起了幾個小時前我在正殿所看到的法王,他也有著一對紅色的雙眼。

恐懼開始慢慢蔓延我的內心,死亡的影子彷彿由他身上籠罩過來。他的左手的刀懸掛在我的脖子上,慢慢的說著。

『在你死前再告訴你一件事情吧,這一切都是他們給的,你身上的一切與我身上的一切都是。而我和你的差別是,我接受了他們給我的靈魂,而你拒絕了。不論如何抗拒,我們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下,不論是我們還是那些異族,你當真以為他們的到來是巧合嗎?你當真認為這戰爭是單方面的屠殺?』他笑了,深紅的眼神配上他那奸笑的神情,更加深了我的恐懼。

『這一切都在他們的掌控中,失去了他們我們只能回歸到更原始的時代去。逃不掉的,不論我們走到那邊都有人監視著我們,唯有接受並成為他們。因為他們就是迪森阿。哈哈哈』

『你也想成為迪森,你連迪森所闡揚的真意都不懂。你不過是個傀儡。』我顫抖著聲音說著這可能是我最後的遺言。

『看來你是不可能了,既然這樣就由我親手制裁你吧。』他將右手的刀高舉,深紅的眼神散發出陰森而邪惡的氣息。

刀快速的揮降下來,但刀還未到一道火光卻先到來。不偏不移的擊中了他的右手,當他注意到時,其它的雷光與冰箭也飛奔而來。他立刻後跳,讓那些攻擊落在他與我之間。就在他後退後,一個黑影再次橫過我的上方,那是一隻帕衣門。

帕衣門衝上去一個重擊接著一個重擊的攻擊著達斯威瑪,不給他有任何喘息的餘地。就當達斯威瑪被帕衣門纏住時,幾名召喚師出現在我身後。

『艾菲斯大人你沒事吧。』說這話的是我部隊的召喚師隊長瓊安大尉,她又用那擔憂的眼神看著我。

『我們會幫助你退下的,你要撐住。你們幾個帶大人走,其他人配合我。』瓊安鎮定的指揮部隊,快速的一陣魔法連擊,直襲著達斯威瑪。

我被部隊的人帶離了現場,在我回望時,瓊安等人已經追上了我們。而遠處我看到達斯威瑪仍然和帕衣門再纏住著。而當我開始思索時,一整天的事情讓我陷入了混亂。白天我還在異族的領地交戰,打下了一台右一台的巨大機甲,最後還想要給予一位異族致命的攻擊。才到晚上卻讓我看到了一個無法想像的事實,我們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是被一個看不到的黑影在控制著,而我們只是像傀儡一樣被操控著去送死。頓時我慌亂了,內心交錯著無數的問號與恐懼,就在被這推的疑惑掩埋了我的思緒時,一個念頭頓時閃過了我的眼前。

『讓部隊移防到白天的異族邊界,快下令移動。不然我們會被黑暗給吞噬的。』當我講完話後,我慢慢的失去了意思。在意思消失的最後,我依稀聽到了瓊安說『我知道了,艾菲斯你要撐下去阿。』

達斯威瑪和帕衣門的纏鬥,讓達斯威瑪留露出了不耐煩的神情。帕衣門要再給予他重擊時,他一邊念著咒文,一邊抵擋。就在帕衣門一個攻擊失誤時,達斯威瑪迴轉了身影,從他身後召喚出了另外一隻帕衣門。當兩隻帕衣門互相對峙時,達斯威瑪立刻繞道帕衣門身後將他的首級給斬了下來。而當達斯威瑪回望剛剛艾菲斯所在的位置時,艾菲斯早就在隊員的協助下離開了。

達斯威瑪慢慢的走向高台邊緣,由高處望著剛剛為戰鬥發起響聲的城市邊緣。那裡閃爍著火光,而也正是艾菲斯的部隊駐紮點。達斯威瑪將雙刀插入地面,並用深紅色的雙眼凝望著那火光。

『你逃不了的艾菲斯,不論你跑到哪邊去。海羅狄安早就怖下了眼線,你和那些異族注定是要毀滅的,而這座城堡裡的人們也早晚會接受到相同的命運。這一切都是必然的,你和我不過是他們手上的一顆棋子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