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的涼亭
關於部落格
月夜的清風是思索的情緒
  • 4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八協定 - 深居牢獄的賢者 Chapter X

F.C 1751 春 03月18日 - 事件日誌 II

夜晚就算再黑暗也有著月亮照耀,宇宙就算再黑暗也有恆星閃爍。
就算身在那樣的黑暗中,也有可以溫暖心靈的寄託。

只是現在的黑暗,既沒有皎潔的月光,也沒有亮麗的星群,只有泛著黯藍色光暈的緊急照明燈。
而身在這樣的黑暗中,並沒有任何寄託之物,有的只是讓人恐懼的過往。

齊格菲斯學院城區系統全面停止運作公告發布後,全區有的只是驚慌失措的吶喊,在各地此起彼落的響起。
原本鎮靜的群眾爭先恐後的往指示的脫出艙飛奔過去,雜亂的步伐響著七零八落的踢踏聲。
混亂已經成為齊格菲斯學院城區的現況,群眾的臉上除了驚恐,再也找不到其他的神色。
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也是有人保持著冷靜。

『請別慌,脫出艙數量足夠,請依序進入艙內。』

只是,慌亂的群眾並不沒有因為這樣話而冷靜下來。
失序的情緒如洪流般的在群眾中蔓延,任何一點小小的推力,都會讓懼怕的感情如雪崩般的化成驚人的巨浪。
即便深知推擠將造成的結果,但群眾還是將驚慌的力量化成奔流的浪花,襲向脫出艙前的緊急應變人員。

『砰!』

就在推擠的巨浪淹沒緊急應變人員時,一個龐大的聲響在遠處響起。
巨浪停了下來,群眾同時被這遠處的聲響給震撼。

『轟~~~』

再次響起的巨大響音,伴隨著紅色的光暈照亮了黑暗的學院城區一角。
但這樣的光芒,並沒給群眾希望,只是增加了群眾對那恐懼過往的真實性。
而恐懼的情緒,就像應和著巨響,讓巨浪更加兇惡的再次襲向緊急應變人員。

『砰!』

又一個響聲襲來,但不同於遠處傳來的陣陣聲響。
這是一個又短又近又巨大的聲音,頓時間,化為巨浪的群眾停下了推擠,同時望向二樓指揮台上的人群。

這群人和緊急應變人員不同,他們穿著整齊劃一的黑色軍服,軍服雖然像西裝般筆挺,但又輕柔的如同襯衫,而包覆在頸部的衣領,則有著表示階級的線條。
除了軍服外,他們的身上還有著如同盔甲般的謢具,雖然不是全身式的重甲,但還是穿戴在肩胛、手腕、胸膛、腳脛等處。
而這些護具,外型有著流暢的曲線,顏色則是銀白,但並不會反射很強的金屬光澤。
此外,護具上都有著數條流動的藍白光芒線條,以及刻印在胸膛護具上,一個盾形為底,盾中有正十字架的銀色徽記刻印。

『戒律者!』
『是,是學院守備團!』

當群眾呼喊著人群的稱呼時,不安頓時化成言語在群眾中傳播開來。
此時,站在人群最前方的嚴肅男子,將手持的一柄雙手巨鎚從凹陷的牆面緩緩拔出,金屬外牆也發出啪啦啪啦的的剝落聲。
這男子的謢具和這人群在肩胛上略有不同,他兩手穿戴的是完整的臂甲,肩胛、手臂、手腕是一體成型的謢具。
而就在男子將巨鎚甩放在肩胛的謢具時,一聲砰鏗的金屬撞擊聲響起,他憤怒的眼神搭配上那鐵面無私的嚴肅表情,頓時讓群眾的不安耳語消逝。

『我知道你們在慌什麼。』

男子用諷刺的口吻對著群眾喊著。

『不過就算再驚慌,也不應該像剛才一樣的失態。』
『這樣蠻橫的行為,簡直不把我們齊格菲斯學院城守備團的存在當一回事。』

男子的話語慢慢的染上忿恨的情緒。

『如果再次出現剛剛那樣失序,就別怪守備團依違反學區秩序安定法。』
『強~制~鎮~壓!』

這如同吶喊般的訓話,震懾了下方的群眾,本來驚慌的人們就像是找到依靠般舒緩了精神。
看到群眾恢復了秩序,男子只留下幾守備團名人員,便轉身帶領其他人走進指揮台後方的長廊。

『網路還沒找到恢復的方法嗎?』
『是的,雷瑪參謀雖然已經帶人前往資訊管制室處理,可是還沒有任何回報。』

嚴肅表情的男子一邊快速前行,一邊問著緊跟在後的人員。

『剛才的火光是在維修車廠吧!有誰過去了嗎?』
『最近的兩隻巡邏隊有通報,目前正在過趕去。』
『誰的小隊?』
『理工院所屬的巡邏隊,查爾斯和尤特的小隊。』

聽到這名字,男子停下了步伐,眉頭深鎖的在原地思索起來。

『凱歐團長。』

看到凱歐停住不動,跟隨在後的眾人擔憂的問了一聲。

『不行,只有那兩隊太危險了。』
『可是現在其他分隊都在幫忙疏散,理工院的人手已經不夠了。』

凱歐聽了話後,看了一下眾人。

『高等和中等部總人數較少,戒備人員從中等部補充,可以調出一隻巡邏隊嗎?』
『哦!』

凱歐目光銳利的看著眼前的人,而此人被這問題一問,便打開手上的資訊面版,快速的翻閱資料。

『是的,這樣的話可以分出一隻巡邏隊。』
『立刻傳送調動命令。』
『可是,凱歐團長,高等部要調哪隻巡邏隊前去支援。』

聽到這問題的凱歐沒有回應,只是表情嚴肅的邁開步伐往前進。
而沒得到答案的眾人,臉上雖然有著疑惑,但仍跟隨在凱歐後面。

在凱歐等人走到長廊盡頭的鋼質門前,凱歐伸手到一旁的儀表板上,只聽到幾聲嗶嗶響音,鋼門隨即打開。
鋼門後的房間內,有無數的螢幕浮現在四周的牆壁上,每個螢幕都不停的播放著各地的監視機所拍攝到的畫面。
兩位在室內監看畫面的守備團員,在注意到凱歐到後,便做出敬禮的手勢,而凱歐也適當的回了禮,示意兩人繼續工作。

凱歐走進屋內,兩眼盯著前方的螢幕,那是其他脫出艙的現場狀況,幾乎所有螢幕所見的畫面都是混亂失序的場景,看到此狀況凱歐眼神又再次燃起怒火。
但除了剛剛凱歐怒罵過的地方,還有一個位於高等部住宿區旁的脫出艙仍然維持秩序,雖然仍有少部份的混亂。
螢幕上那穿梭在人群中維護人心安定的人,留著一頭赫色的捲髮,不時站在台上高喊,不時指揮人員整理秩序。
凱歐本來憤怒而嚴肅的表情,也在看到螢幕上的人後,頓時緩和不少。

『妮莉‧俄緹斯。』
『喔!』
『讓俄緹斯的巡邏隊前去幫忙。』
『是!』

聽到命令的人員,很快速的開始傳送命令。
而看著螢幕的凱歐輕聲的說了一句。

『希望妳能成為顧全大局的人,俄緹斯。』

但這話並沒有人聽到,因為在凱歐說話的同時,一個通報訊息傳入室內。

『根據車廠脫出的工作人員回報,在電車停放場內看到機械獸,以及攜帶魔杖和妖精的歐斯。』

霎時間,所有人都愣住了,凱歐緩和下來的眼神再次燃起怒火。
一個砰然巨響,凱歐奮力的將垂放地上的巨鎚甩到肩上,大步的轉身朝鋼製大門走去,離開這滿是螢幕的房間。

------------------------------------------------------------

人們常說,尋常的日子,總是會在一瞬間改觀。
或許,現在的狀況就如同那句話一樣。

齊格菲斯學院城區系統全面停止運作。
真正理解事情嚴重,並不是在失去電力的辦公室裡,而是飛奔到脫出艙後,看到驚慌失措的人們被恐懼所引,成為混亂的洪流時,我才瞭解系統全面停止運作所代表的嚴重度。
雖然平日有進行相關方面的訓練,中午也看過歐斯事件的相關文章,只是上了真實的現場,才知道其實很多事情並不會相同。
至少,混亂的程度根本不同。

尖叫推擠、哭喊吵鬧,這種驚慌失措的情緒到處皆是。
不斷呼喚好友名字、不停撥話聯絡親人,想尋求慰藉的人在各處奔走。
受到驚嚇的人、感受害怕的人,則是躲在一角不斷喃喃自語的說著什麼。
有得人圍成一團互相祈禱、有得人圍成一群互訴心情,這些人雖然都還算正定,但臉上的不安仍然無法抹去。
警笛聲、報告聲,不停的從各個通訊設備傳來有多少人被困在何處,可是,這時的我們卻已經快分派不出人手。

人心慌亂的不只是群眾,連應變人員也同樣慌張。
但慶幸的是,負責主管應變人員的納瓦和帶領學生的谷川會長能夠臨危不亂的下達決策,在應變人員同心協力下,整個局面算是到達穩定的狀況。
若是那道紅色的光暈沒有籠罩天邊一角的話,或許明早之後,我們只會在茶餘飯後間,稍微感嘆今晚的疲倦。
只是,事情不可能樣樣盡如人意。

當紅光隨著聲響渲染了天邊的一角後,人群再次陷入混亂。
若不是蓋尼和涯跳出來充當黑臉,對著人群惡言警告,依我們原本的方式,現在應該會更加混亂。
只是處在這樣的狀況誰不會害怕,誰不會驚慌,尤其是十年前的歐斯事件對大多數人來說,仍然是記憶猶新。
就像看著紅光時,蓋尼臉上憤怒的神色,若不是涯拉住他,蓋尼應該會衝往現場吧!

而我自己,原本以為能應付的場面,原本以為能思索的問題,現在幾乎只能用直覺來應對了。
或許該慶幸的是,十年前的事件並沒有對我留下太多陰影。
至少,我的恐懼不是來自過去的幻影,而是眼前真實的現況。

『隊長,指揮部有指令。』

我一邊想著現在的狀況,一邊看著手邊應變人員送來的資料。
而蓋尼則忽然喊著收到的訊息,一路莽撞的跑進臨時設立的狹小辦公室,不時還碰撞到一旁進出的緊急應變人員。

『指揮部?核心網路不是無法使用了?』

我疑惑的看著蓋尼,畢竟現在已經無法和核心網路通訊,之前還無法和管理室聯絡上。

『不是網路,指揮部用電碼通訊裝置傳來的。』

我看著蓋尼手上的資訊板,這是一封傳統電碼寫成的短文,印象中是古代軍隊使用的編碼。
看到這樣的編碼,我打開左手護具,拉出一條通訊線,將這段編碼送入護具內,讓護具內的處理裝置進行轉譯。

『俄緹斯巡邏隊戒護區域由羅禮巡邏隊戒護,在交接後前往電車停放場支援查爾斯和尤特巡邏隊。』

我唸完指示後,蓋尼興奮的擊掌。

『終於!』

看來他很高興能前去剛剛火光竄起的地方。

『可是,既然已經有兩隻巡邏隊前去了,為什麼還要增派我們過去。』

看到我臉上的神色,蓋尼似乎想說什麼,卻又沒開口。

『看來情況並不單純。』

雖然我可以猜想調動的原因,但這只是一個假設。
就在我和蓋尼都沉默的思索時,涯走了進來,手上還拿著從武器庫拿出來的裝備。

『涯,你拿這些是‧‧‧』

看著涯放下裝備,開始整理並調整時,我靜靜的問了,因為這並不是我指示他做的事情。

『不是有指令嗎?我只是把該準備的東西拿出來確認一下。』
『哦!這是你自己想的嗎?』
『不,是繪里和我說的。』

我聽了涯的話,愣了一下,轉頭就問了蓋尼。

『你有把指令給繪里看嗎?』
『沒有,可是收到指令時,她也在一旁。』

聽到這,我突然有點佩服繪里對事情的觀察力,她應該猜測到是和火光來源有關的指令。
所以和涯說了先進行戰鬥裝備的調整,避免時間來不及。
那這樣,繪里應該是去進行其他相關的行動。

『涯,繪里去找納瓦了嗎?』
『嗯,她和我說完話就和幾個學弟去了應變對策室。』

果然,為了減輕我的負擔,繪里去和應變小組的指揮談要處理的事情。

『蓋尼,回覆指揮部說收到命令,並請他們回報現場的狀況。』
『是!』
『涯,你能準備好四人份的器具嗎?』
『是可以啦,可是隊長妳的妖精我可幫不了。』
『那我自己來就好。』

既然繪里幫替我做了事務上的處理,那我現在該做的,就是全心全力準備面對這指令。
看著轉身跑出去的蓋尼和在整理裝備的涯,我走向放在一旁的裝備袋,從中取出一個白色的金屬盒子,上面刻有守備團的徽記。
我靜靜的看著白色盒子,右手輕輕的撥開上面沾染的淺薄灰塵。

『如果不想用的話!不拿出來也無所謂。』

涯看了我的動作,淡淡的說了出口,當我回過頭看他時,他依舊繼續準備設備的動作。

『不是不想用,只是‧‧‧』
『只是不敢使用。』

涯接了我的話,一句在我內心的話。
記得雷瑪問我為什麼會信任歐斯時,我想到了無數的原因,這大概也能算是其中一項。

『戒律者使用妖精。』
『某方面來說,大姐頭這能力還蠻讓人羨慕的。』
『嘛!受戒印影響,我們最多只能使用憑依來控制機械體,說能用妖精,其實只是式獸而以。』

涯就像看穿我內心掙扎般,一邊整理一邊說著話。
戒律者雖然可以使用魔杖,但要和歐斯一樣使用妖精是不可能的,不過這並不是說不能用,而是無法做到同樣的操作效果。
所以戒律者使用的妖精也被稱為式獸,是寫入固定程序的限制型妖精。
威力並不會差很多,只是能做到的行動是很固定的。

也因此,當我讓姐姐寄來的妖精活動時,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父親雖然沒說什麼,但我心中確浮現了一句,原來我也能用。
或許因為如此,我是歐斯貴族的感覺成為了一種具體的感受,讓自己也有了我也是歐斯一份子的想法。

只是,年紀越大,戒律者的身份和這樣的想法就越加矛盾。
越是堅持戒律者的身份,我就越怕會使用妖精的自己。
雖然心中明明不想去否定什麼,但也無法認同,最後只能不斷的搖擺心中的想法,努力的找尋讓天秤平衡的要點。
可是,直到現在,還是什麼都沒能找到平衡點,甚至有時會遺忘了自己曾經是歐斯貴族。

『如果不想用就別用吧!』
『雖說有點浪費,不過靠我們的技術要解決問題也不是不行的。』

涯一手舉起魔杖往一旁揮舞,一邊堅定的說著。
而看著他的我,突然想到了不久前在辦公室的事情。

『沒事的。』

我微笑的用輕鬆的口吻說了這句要涯別擔心的話,也鼓舞了自己的心情。
在深呼吸後,右手輕鬆推開白盒的上蓋,盒中四顆如彈珠般大小的銀色金屬球。
右手輕放在球上,我闔上雙眼,心中默默的唸著。

- 醒來吧,可愛的小妖精們。

當我右手離開盒子,四顆銀色的妖精也隨後飄向了空中,緩慢的來到我手掌周圍。

現在的我,還有很多不確定的事情在心中徘徊,讓我對前進的方向有所懼怕。
但是,有件事情在我心中確是很明確,明確到可以支持我去完成任務。

『我會好好保護我所在的這裡,保護我們的學院。』

就像是在發誓般,我注視著眼前的妖精,說了出口,也在心中反覆說著。

『妮莉。』

繪里的聲音在我身後呼喚了我,而我也轉過身去看著聲音的主人。

『羅禮隊長的巡邏隊到了。』

我看了繪里一眼,將四個妖精放入右手護具的置物格中。
不發一語的快步走向門口。

------------------------------------------------------------

若不是發生這事件,我想這輩子也沒多大機會見識到系統停擺下的學院城。
黑暗中僅有的光芒是黯藍色的照明燈光,兩旁的大樹被從下而上的光芒照耀,樹影纏繞於葉間,陰森感覺讓人心生懼意。
奔跑而過的道路,所見盡是拋棄一旁的車輛和各類交通設備,一股悽涼感覺湧入心中,讓人懷念起平時喧囂的夜晚。
沒能撤離的鳥群和動物,成群結隊的聚在無人的廣場和餐廳旁,當我們飛奔過後,東逃西竄的他們,響起了這片漆黑中唯一的音符,但旋律卻讓人悚慄。

『涯,別走大路,盡量靠著陰影。』
『現在到哪都是影子吧!』
『別讓燈照到就好。』
『瞭解!』

跑在我前方的涯聽完話,右手撐著一旁的欄杆,跳離主要道路,跑進黑暗的巷內。
現在的他應該正利用著裝備提供的感知能力和平時對街頭暗巷的瞭解,速度不減的在黑暗中急奔。
而我們雖然看不到他,但也同樣用感知能力來抓出涯的動作和前進方位。

『蓋尼,能和查爾斯或尤特的巡邏隊聯絡上了嗎?』
『不行,電碼通訊也沒反應。』
『我們還在通訊距離外嗎?』
『不可能的,現在和停放場的距離應該足夠使用電碼通訊。』
『‧‧‧應該不會那麼快出事,盡量聯絡。』
『是!』

跑在我後方的蓋尼,一邊在黑暗中奔跑,一邊嘗試和先前進入電車停放場的巡邏隊聯絡,只是從剛剛開始就毫無音訊。
而蓋尼後方是繪里,她不發一語的和蓋尼保持距離,不斷的釋放出戒備用的感知場來守護小隊後方。

『快到停放場旁的公園。』

奔跑在前方的涯,簡短的說了現況。
已經到了這邊仍然聯絡不上查爾斯或尤特的巡邏隊,這狀況讓我心寒了。

『涯,你先行過去刺探,記得藏住身影。』
『瞭解!』

我話才說完,涯的步伐瞬間拉大,從感知中可以知道他漸行漸遠。
但他才前行沒多久,一個輕聲而短促的訊息傳了過來。

『獸!』

聽到這訊息,我立刻伸出手要小隊暫緩前進速度。
沿著黑暗中的牆垣,我緩慢的向前方有著黯藍光芒的巷口前進,右手將掛在後腰裝備袋內的魔杖抽出,而身後的蓋尼和繪里也同樣掏出魔杖備戰。

到達巷口時,我蹲低身軀緊靠牆垣,兩眼望向光亮中。
涯正趴再前方的矮樹叢間,全身靠著綠葉和陰影來遮蔽身軀。
而矮樹叢後方可以看見一台銀色的機械獸,似乎在尋找東西般的來回走動。

『看空隙跑進樹叢。』

我無聲的用小隊的短波通訊和後方的蓋尼和繪里傳達指示,這通訊類似心電感應,只是距離極短。
就在我發送指示的同時,我也舉起手來,示意他們注意手勢行動。
當機械轉過身背對我們時,我快速的揮下手勢,雙腳也順勢飛奔開來,而蓋尼和繪里也跟在後方蹲低身影飛奔出去。
來到矮樹叢旁,我立刻撲倒在空地上,利用轉身滾入一旁的矮樹叢裡。

『有幾台?』

藏好身軀後,我同樣用短波通訊和涯詢問。

『從剛剛就只有一台,一直再前方徘徊。』

涯也用同樣方式回應我。

『蓋尼,還有別的路進去嗎?』
『沒有,公園前方的快速道路是通往電車停放場唯一的路口。』
『可是機械獸看來可不是大搖大擺的走大路過來這的。』
『這‧‧‧等等。』

蓋尼聽到我的詢問,暫停通訊開始查詢資料。

『還有一條通路,可是那是外環通道。』
『外環通道?』
『學院城區外璧內的外環通道,而且是維修用。』
『外部入侵嗎?可是外環道的入口不是要控制室核可才能開啟。』
『是的。』
『‧‧‧因為系統暫停嗎?』
『嗯。』

蓋尼的資料提醒讓我瞭解機械獸的由來,可是事情發生沒多久就入侵,那或許對方不只一人。
也或是只有一人,一位能力很強的入侵者。

- 如果是這樣,那有能力的只有‧‧‧

我搖晃一下頭,嘗試把這可能從心中排除。

- 現在還不能斷言。

就在我們嘗試找其他入口時,眼前的機械獸轉過身來,我們警戒的再躲往樹叢的黑影深處。
當機械獸走前幾步後,我這才看清楚那如猿猴般的步行動作,還有沾染在機體上的黑色汙漬。
而看到那黑色汙漬我不由得愣了一下,可是距離太遠,不能確定是否是血漬,但還是讓人聯想了一下。

『隊長,該不會查爾斯或尤特的巡邏隊被機械獸攻擊。』
『還不能斷言。』
『往這邊過來了。』

涯警告著我和蓋尼,而機械獸也正一步步的逼近我們的位置。
每當機械獸走近一步,我拿著魔杖的手就越握越緊。

但機械獸才走到一半就停下腳步,而紅色的眼睛就像突然睜開般盯著我們所在的樹叢。
就在我已經準備下令防禦戰鬥時,機械獸的眼睛轉向旁邊,身軀也快速的迴旋起來。
像是發現目標般的機械獸,突然奔跑起來,然後一聲撞擊,就看機械獸飛躍過一旁的樹叢,往學院城區移動。

而看到機械獸前進的方向,我不由得驚訝的站了起來,雙腳也同時準備追上去。
但就在同時刻,一個黑影出現在我眼角餘光中,在我注意到黑影的同時,一個龐大的拉力從我的左肩施壓而下,而我就這樣被拉回矮樹叢的陰影中。

『別衝動,妮莉。』
『繪里!』
『這樣衝出去太危險了。』
『可是,機械獸往城區‧‧‧』
『妳一個人去又能做什麼。』

雖然用短波通訊對話並沒有語調的變化,可是繪里的話卻讓我感覺到她的氣憤。

『我們任務是支援查爾斯和尤特巡邏隊,若這樣追上去,等於棄他們不顧,也是忽視指揮部的命令。』
『可是,機械獸往城區去,若沒人阻止‧‧‧』
『我知道,所以妳要冷靜。』

在黑暗中我看不清楚繪里的表情,但我卻可以確定她正用專注的眼神看著被她壓在地上的我。
而被繪里這樣說,我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莽撞,若是貿然衝上去,很有可能會被伏擊。
況且現在網路通訊停擺,我身上的設備也無法和其他人聯絡,若是跑太遠,連小隊的短波通訊都會失去作用。

『蓋尼,這附近有沒有可以聯絡指揮部的設備。』
『停放場入口的哨亭,那邊多半配有緊急用網路線路和多波道的電碼通訊設備,這些發送距離較遠,應該可以和指揮部聯絡。』
『涯!』
『目視範圍內沒有其他機械獸,聲納感知範圍內也沒有。』

我聽著蓋尼和涯的回報,看了一下身後,再回望了一旁的繪里。
現在要做的事情很明確了,去哨亭和指揮部取得聯絡,再繼續任務。

『涯,前鋒。』
『瞭解。』
『蓋尼,跟在後面。』
『是!』

我話才說完,涯就邁步跑出樹叢,保持的戰鬥姿勢快速的前進,而蓋尼則跟在他後面前進。
看著他們出發,我也滾出樹叢,跟在蓋尼後面,而繪里也用同樣的動作,跟在我們後方掩護著我們。

『謝謝妳,繪里。』

前行沒多久,我用通訊和繪里說了聲謝,雖然我沒往後看,但依稀感覺到後面的繪里嘴角微揚,淡淡的笑了。

在涯的帶隊下,我們一路上沿著矮樹叢的陰影,很快速的穿越過公園,來到通往電車停放場前的快速道路。
這是條平坦而寬廣的雙線道路,單線一邊就有十公尺寬,不難想像平時通勤時,開在路上的車輛是多麼龐大。
但這條寬廣的道路對我們來說卻是缺乏屏障的地區,涯只能蹲低身體,沿著路旁的護欄一邊行進,一邊注意眼前位於高處的電車停放場大門。

沒過多久,我們到了電車停放場大門,放眼望過去無聲無息的停放場,只有遠處仍泛著火紅的光暈。
看著無人的哨亭,涯很快速的奔向哨亭旁的牆角,一到牆邊,他立刻靠牆並蹲低身姿,一眼從牆角的邊緣監視著停放場。
而跟在他後面的蓋尼,也同樣飛快的到了門前,並從左手護具中取出連接線,接上哨亭入口旁的電子門鎖,進行開鎖行動。
我和繪里則是跟在蓋尼身後,快速的靠向門旁另一邊的牆壁,警戒著快速道路和大門。

不到一分鐘,喀的一聲響起,蓋尼打開了門鎖,他正經的看了我一眼,而我也輕輕點了頭,示意他進入。
蓋尼蹲著身軀,快速的推開門的瞬間,一個翻滾動作就進入了室內。

『LIGHT!』

在蓋尼翻身入房的同時,他輕喊了一聲咒令,而他的魔杖尖端就出現了一道白光,照亮了黑暗的哨亭。
當蓋尼進入後,我也半蹲身軀跟在他後面進入房內,並用魔杖警戒的掃過被他用光照亮的地區。

『安全!』

我用通訊告知同伴,而聽到指示的蓋尼站起身體,迅速到了哨亭內的通訊設備前。
看著蓋尼過去處理和指揮部的聯絡,我轉身蹲回門口。

『情況如何?』
『除了火光外,什麼也沒有。』

看著我輕聲開口說話,涯也同樣輕聲的回應我,只是兩眼仍然警戒著前方。
我聽了涯的話後,用雙手的虎口拼出一個方框的手勢,兩手往外拉開後,一個方形的透明地圖出現在眼前。
地圖上顯示了電車停放場的平面圖,而圖上也顯示了四個紅點在地圖入口處,這是我們現在的位置。
我用右手轉動了地圖的方位,配合現在地的位置,而地圖就像黏在右手虎口般,被我單手舉著。

『火光的位置在哪邊?』
『右前方,在右邊大樓後面。』

我聽了涯的說明,在比對了手上的地圖。

『第二維修廠。』
『還是聯絡不上先行的巡邏隊嗎?』

我聽到繪里的話,回頭看了身後的蓋尼。
而蓋尼彷彿聽到了我們的對話,再一次嘗試和巡邏隊聯絡,只是看著通訊器的蓋尼,沒一會就轉過頭來對我搖頭。

『看來還是一樣。』
『妮莉,能想到他們會在哪嗎?』

繪里看著我手上的地圖,對我詢問著。
而我也看了一下地圖,腦海開始模擬,如果是我進行偵查,會行走過的路徑。

『沿著圍牆,遮蔽物太少。』
『穿越大樓太浪費時間,除非有必要搜索所有大樓。』
『如果是我會沿第一大樓的外牆,在跨過和第二大樓中間的休息區進入廠房,或沿著第二大樓外牆,繞過大樓和圍牆間的道路進入廠房。』

聽著我的說明,繪里只是專注的聽著。

『不過,第二條路線繞路,道路狹窄,是適合偷襲的路徑,但被埋伏會沒辦法發揮戰力。』
『所以應該是第一條路線。』

聽著我的結論,繪里只是盯著地圖點頭示意瞭解。

『等等聯絡完,涯就沿著通往第一大樓道路旁的樹影走。』
『那邊很空曠喔!』
『這距離應該夠使用隱蔽能力,快速奔跑過去的話,兩分鐘‧‧‧不,一分半內足夠到牆邊。』
『嗯。』
『接下來利用牆壁,可以替我們擋掉不少偵查視角,只是‧‧‧』

看我停下話來,繪里和涯同時轉過視線看了我一下。

『只是休息區在地圖上顯示的有點寬廣,雖然應該有不少植物可以當掩蔽,但考慮最壞狀況,那邊會不好前進。』

說到這,我大概對整個移動路線有了完整的想法。

『進入休息區後,採兩人一組的方式推進,並且兩小隊輪流推進到掩蔽區,互相支援對方。』
『瞭解!』

涯聽完我的指示後,很爽快的回應了我,而一旁的繪里則點頭表示瞭解。
看到兩人的回應,我轉頭看向後面的蓋尼,雖然他正埋頭處理設備,但仍然揮手示意瞭解。
我微笑的回過頭來,看著這群伙伴,現在就等蓋尼和指揮部聯絡上,告知對方機械獸的事項後,我們就可以出發繼續任務。
但是,當我們確認完行動方式後,蓋尼突然慌張的回頭叫了我。

『隊長!』

我回望著慌張的蓋尼,只看他用手指著通訊設備。
想著可能發生什麼狀況,我快速的起身來到蓋尼旁邊。

『發生什麼事了?指揮部有新的狀況?』
『沒聯絡上指揮部,可是資訊管制室通訊恢復了。』
『啊!』

在假定敵人是資訊監理中心的狀況下,最不可能恢復的地方應該就是資訊管制室。
當然原因就是那邊是資訊監理中心分布在齊格菲斯學院城的網路終端。
若是那邊能夠恢復通訊,那和核心網路間的通訊應該會立刻恢復,只是狀況還是沒改變的現在,資訊管制室通訊恢復不由得讓人驚訝。

『現在不是讓妳們驚訝的時候了。』

一個冷酷而犀利的聲音從蓋尼手上的發話器耳機傳了出來。
我看著通訊設備的螢幕,那似乎是來自資訊管制室的通訊。

『是雷瑪參謀,他有話要直接和妳說。』

我看著滿臉疑惑的蓋尼和他遞出來的發話器,當然我也疑惑的看著他,只是我並沒有多想就拿起發話器掛在耳邊。

『俄緹斯,可以立刻回報狀況嗎?』

冷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而前方的螢幕上顯示著只有聲音訊號,並沒有影像訊號。

『雷瑪參謀?』

聽著這聲音,我不由自主的提了個問句。

『唉!我已經夠累了,妳非提這問句的話,我很樂意等事情結束後在我的辦公室談,一對一。』

是雷瑪,那冷酷而犀利的話鋒,還有那讓人想笑又笑不太出來的話語,這是雷瑪‧索尼爾一貫的說話方式。

『抱歉!因為突然被告知資訊管制室恢復通訊,所以還弄不太清楚狀況。』
『無妨,會有這樣想法也算正常,關於這邊狀況我等等會說明,可以請妳回報電車停放場的現況嗎?』
『是。』

我簡短的將剛剛到現在發生的,看到的,準備做的事情一一和雷瑪報告。
當我報告完,雷瑪並沒馬上反應回來,發話器就這樣沉默了一陣子。

『俄緹斯。』
『是!』

經過一段沉默後,雷瑪喊了我的名子,雖然我立刻回應,但他又沉默了下來。

『先說這邊的狀況吧!』
『資訊管制室並不算恢復,恢復的只是內部通訊網路。』
『而你們聯絡不上指揮部,是因為撤離已經完成九成,目前指揮部已經移轉到這邊,凱歐團長等人正往這邊過來。』
『電碼通訊設備在移動中,遷移過來後會和通訊網路合併使用。』

雷瑪很快速的把指揮部的現況說明了一下。

『另外,進入資訊管制室並沒有受阻礙,只是動用了所有人也只能讓通訊網路恢復。』
『至於機械獸,根據妳的描述和之前的報告,應該是D20的巨猿系列。』

D系列編號,沒記錯是指機械獸的原型機體設計編號。

『不過,巨猿系列特徵只有破壞力強,防禦能力強,最大缺點是行動遲緩。』
『一般情況下不會獨立行動,妳要小心還有其它巨猿在附近。』

行動遲緩這詞讓我語塞了,畢竟看到巨猿飛躍過樹林,還能稱它行動遲緩嗎?
不過雷瑪說的就如同教科書上看來的一樣精準而詳細,那或許是巨猿的行動模式有經過修改吧。
可是被雷瑪這樣提醒,讓我的行動方式增添了變數,畢竟如果真和巨猿開打,我沒把握大家都能沒事。

『俄緹斯!』
『是!』

看我久久沒有回應,雷瑪很嚴肅的喊了一聲,將我從沉思中拉回現實。

『妳們行動繼續。』
『是!』
『不過改成救援,碰到任何狀況,以全員撤退為第一優先。』
『咦!』
『在和妳們聯繫上前,尤特小隊的發了一封意義不明的電文。』
『請問內容是?』
『巨猿,戰鬥,危險,撤。』

這電文確實提到了幾個狀況,但是簡短的幾句間缺乏關聯的辭彙,的確是意義不明,或是說有很多模糊的地方。

『電文中,關於巨猿這狀況在更早之前的報告中就有提到,而且之前報告中還有歐斯存在。』
『至於戰鬥和危險,極有可能是指巡邏隊和巨猿交戰,或是和歐斯發生衝突。』
『撤,這可能是來不及打完的詞,但若是說準備撤退,那查爾斯和尤特的巡邏隊極有可能已經全數被擊倒。』

聽到這,我愣了一下。
雖然一直無法聯絡上,已經讓我有他們受襲的假設。
可是全數被擊倒,而且對手是巨猿和歐斯,這已經超乎我當初的假設。

『俄緹斯。』
『是!』
『我不確定妳現在對歐斯是否還保持信任,不過依電文的內容看來,必須暫時將歐斯認定為敵人,當然資訊監理中心也是。』
『是!』
『妳接下來的行動,就是優先將查爾斯和尤特的巡邏隊救出,至於調查,量力而為即可,確保小隊全員安然退出為主要。』
『是!』

說到這,雷瑪和我都久久不發言,也沒切斷通訊。
雷瑪在想什麼我不知道,可是現在的我,雖然聽到不少證言,但要將歐斯視為敵人,內心還是充滿了矛盾的情緒。

- 真的,只能當敵人嗎?

這樣的問句在我心中不斷的迴盪。
贊成和反對的說詞越來越傾向一邊,只是雖然如此,我仍就期望事情不會真的如此,至少關鍵的證據還不足夠。

『俄緹斯,現在狀況就算妳有疑惑,也希望妳能以守備團的存在宗旨為行動準則。』
『哦!』
『我只能說這些,畢竟真正在前線的是妳,不過,還是希望妳能以保護宇宙都市人民安全為主。』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雷瑪似乎看出了我內心的矛盾。
而這些話,也讓我想起出發前對自己的誓詞,更讓我語氣堅定的對發話器說了一句話。

『我會讓查爾斯和尤特巡邏隊,以及本隊都安全撤離。』

雷瑪聽到後,語氣放鬆的回應。

『通訊就到此中斷,祝妳行動順利。』

嗶的一聲,通訊中斷,而我則注視著前方的通訊螢幕,緩緩的拿下掛在耳邊的發話器,內心想到了一個人名。

- 厄迪‧凱爾蓋特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到凱爾蓋特,但或許是心中仍然期望,他或是他代表的歐斯不是我們的敵人,即便現況看來,這期望越來越渺茫。

------------------------------------------------------------

在和雷瑪通訊完後,我來到門口指示著大家準備行動。
而行動前的準備,就是讓自己消失。

此時,我右手握著左手腕上的謢具,闔上雙眼,深呼吸一口氣,思緒開始沉靜的放空。
銀白的金屬護甲上慢慢泛過一層又一層的電流波,那像是波光淋漓的水面一次又一次的流貫全身。
但這水流並沒出現太久,在身上流貫數趟後,便慢慢消去,只剩下護具上流線紋路還有著黯淡的微光在流竄。
這是一種反射電子束形成的電場,可以中和外來的偵查波,讓我們能藏身在敵人的感知監視下,只是這能力並不能維持太久。

看著大家都準備妥當,我看了一下涯,並示意他出發,而看到我的指示,涯立刻轉身奔入黑暗的道路中。
涯如風般的腳程,飛快的躍過通往大樓前的道路,雖然有隱蔽能力保護,但涯的行進路線仍盡可能的配合樹影。

這是我計畫的第一步,利用隱蔽能力,快速的躍過哨亭到第一大樓間的道路。
接下來是沿著大樓外牆快速的前進到第一大樓和第二大樓間的休息區。

在涯的帶路下,我們很快的到了大樓前方的花圃
涯輕鬆一躍,進入草叢中,當大家都蹲低身姿進入樹叢後,涯再次引路。
在草叢中,我們曲著身體避開大樓的玻璃,沿途踏上的都是鬆軟土地,避開引發聲音的草堆。

這是我計畫的第二步,利用大樓掩護,快速的通過第一大樓前。
接下來是沿著第一大樓和第二大樓間的休息區,兩人一組輪流推進,最後進入第二維修廠。

『砰~~~』

一切都很順利,直到這聲震天巨響和大樓玻璃的齊聲悲鳴在耳邊呼嘯而過。

『吼~~~』
『砰!』
『砰!』

接連傳來連續不斷的呼嘯聲和撞擊聲,讓我們詫異的蹲在原地戒備,並注視著前方傳來聲響的休息區。
當不間斷的聲音接連響起,涯和蓋尼都回頭看了我一眼,而我知道繪里也看了我,因為後面注視的壓力也增加了。

只是,我還在猶豫,因為我內心的期望。
我還在期望,火光不是歐斯引爆的。
我還在期望,事件不是資訊監理中心主導的。
我還在期望,這只是起單純的犯罪行為。
我還在期望,姐姐以往那溫柔的微笑。

『啊!』

但這聲尖叫,讓我的期望出現了龜裂。
我抓緊魔杖,涯和蓋尼也擺出了戰鬥的姿態。

『戰鬥突擊!』

我喊了隊伍的戰鬥指令。
涯聽到指示很快的轉過頭急奔過去,而我身後的繪里也飛奔到涯身旁。
蓋尼則是跟在涯身後,我則緊追在繪里身後,這是小隊的兩人突擊隊形。

本來已經走過一半的第一大樓,在突擊隊形下,約莫幾秒就奔過剩下的一半。
而涯和繪里幾乎同時跳躍過花圃,轉身進入第一大樓和第二大樓間的休息區。
就在下一刻,我和蓋尼也同時躍過,但當我轉身準備配合繪里的推進時。

映入我眼中的是呆站在原地的涯和繪里,四處橫躺在休息區的巡邏隊員。
倒塌的樹木,削去枝葉的矮樹叢。
粉碎的石椅,散落滿地的紙張和玻璃。
冒著黑煙的燒焦草坪,開了大洞的半塌大樓。
被切割下的巨猿手臂,斷裂的雙手兵器。
滿身傷痕的巡邏隊長查爾斯,被查爾斯緊抓衣領的黑衣人。
漂浮在黑衣人周圍的四個妖精,頂著查爾斯下顎的魔杖。

『歐‧‧‧』
『歐斯!』

我因為訝異而沒能說出的話,蓋尼接著說了出口。

『放開他。』

在我注意到蓋尼的喊話時,涯早已經往前衝了上去,而配合他的蓋尼也做出了相同的行動。

『等等!』

我對涯和蓋尼出聲制止,只是他們並沒有理會。
而這時繪里也向前一步了,左手反手從身後拿出另外一把魔杖,擺出伺機而動的姿勢。
看到這狀況,我只好放出在右手護具內的妖精,準備做出適當的攻擊。

但在涯和蓋尼攻上去時,黑衣人似乎也已經注意到了。
突然,頂著查爾斯下顎的魔杖放出一個震波,查爾斯頓時成了脫線的傀儡,只有抓著黑衣人的手仍然高舉。
也就在查爾斯倒下的同時,黑衣人右腳往前一踏,右手肘也出擊,一個強力的肘擊將就將無力的查爾斯擊飛到樹叢去。

『STUN!』

蓋尼看到查爾斯被擊飛,不加思索的就是一個暈擊波從魔杖放出。
但黑衣人只是揮揮手上的魔杖,就在暈擊波接觸到魔杖瞬間,無聲無息的將之抵銷。
不過,黑衣人似乎不只打算抵銷,就在抵銷的同時,他喊了一段機械發聲,並大力的揮動魔杖。

『/:]:]-[]|』

一道無形的狂風就這樣捲起地面的樹葉和紙張,往蓋尼衝擊過去。

『SHIELD!』

當狂風迎面襲來時,涯衝到蓋尼前面喊了一句咒令,雙手的謢具瞬時泛出白光。
而涯的前方,這時就彷彿有道無形的高牆和狂風正面對撞。
那些因為撞擊而四散開來的風壓四處亂竄,將週遭的樹葉和紙張胡亂吹起,一旁的我和繪里也差點被這陣狂風吹的站不住腳。

『涯!』

當風停止狂吹後,我大聲呼喊,想要確認大家的狀況。

『我沒事。』
『隊長,歐斯往維修廠跑了。』

涯大聲的回應我後,蓋尼也同時喊了出來。
我看著前方單手撐著身體的涯半跪在地上,而蓋尼則是站立指著第一維修廠的方向。

- 追嗎?

這話在我內心響起,而我知道我並沒有多少時間猶豫。
論戰力肯定在他之下,剛剛的過招就已經很明顯。
而且雷瑪已經改變了任務指示,現在是將全員帶離這邊為第一優先。

- 現在不是硬碰硬的時候。

一個堅定的話語在我心中響起。

『隊長!』

但蓋尼這聲呼喚卻又將我拉回現實。
他的雙眼雖然堅定,但臉上卻滿是不甘心,而這神色讓另外一個疑問在我心中響起。

- 什麼也沒弄清楚,然後就這樣撤退,妳能接受嗎?

這問題的漣漪,比我想像中的大,也擴散的比想像中的快。

- 歐斯到底是什麼?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漣漪不止掀起了一個問題,更掀起了之前懊惱的疑惑。

- 怎麼可能接受。

面對這些問題,這就是我的回答。
雖然任務是要我確保人員安全,但身為守備團成員,我也不可能眼睜睜看同伴被攻擊還放過這兇手。
而那名歐斯,如果他真是犯人,那我內心的疑問或許也能得到解答,雖然結果有可能讓我難過。
但我必須知道,因為那名歐斯也同時是另外一個解答的線索,一個我仍然期望的答案。

『追上去。』
『瞭解!』
『是,隊長。』
『嗯。』

我用堅定的語調喊了下去,也將內心問題的漣漪止住。
而隊友的回應,給了我能找到答案的信心,雖然這行動對不起躺在地上的團員。
不過在奔跑出去的同時,我也下定了等等絕對要過來將全員帶離開的決心。

『蓋尼,不要再和剛剛一樣忽視指示亂衝,對手可是歐斯。』
『啊,是。』
『涯,你也是。』
『哈,都已經喊了,不衝上去也太對不起對手了。』

就在大家開始追逐歐斯時,我先對涯和蓋尼剛剛莽撞的行動說教了一下,不過涯的回應果然會讓人嘆氣。

『總之,依照他跑的方向,他可能打算從側邊的電車軌道入口離開。』
『那這樣就直接追上去吧。』
『不行,對手是歐斯,正面迎戰沒勝算,只有埋伏他,這才有機會。』
『可是,這樣繞路,不是會讓他趁隙跑掉。』
『歐斯都是出名的沒體耐力,論奔跑速度我們不會輸他的。』
『隊長,歐斯剛剛可是動作靈巧的擊倒查爾斯。』
『這點我知道,我只能期望那是他眾多能力中的一項,這樣才有機會。』

涯一邊奔跑一邊和我確認狀況。
而我很清楚,若和歐斯對壘,只能智取,絕對不能力抗,一但危險就必須退下。
因此包圍是最好的手段,只是如果他並非我所預期的人,那這方式自然也會讓他跑掉。
但如果他是我想到的那人,那就應該會和預期相同。
只是想到這裡,內心卻忽然浮現但願包圍不到他的矛盾想法。
但想到剛剛的決心,我搖晃一下頭,便將這矛盾拋諸腦後,重新專注著思索眼前需要的對策。

『那麼,等等就依我說的計畫行動。』

我們一下就狂奔過休息區,躍入停放滿電車和機具的第一維修廠。
一邊環顧四週,我一邊說明著應對歐斯的方式,也同時說明我的打算。
而聽完的三人,只是不發一語的奔跑。
當跑到一個電車維修區時,我停下了腳步,他們也同時停下。

『還有問題嗎?』

他們面面相覷的互看一眼。

『真的要用這方式?』

說話的是繪里,和平時一樣的語調,但眼神卻帶著擔憂。

『這是我目前想的到最好的方式了。』
『可是,這樣太危險。』

我淡淡的笑了一下,繪里不再只是神色擔憂了,這下是整個臉色都變了。

『現在不是笑的時候吧。』
『嗯,我知道。』
『知道的話。』

我伸手制止繪里說下去。

『其實要抓歐斯,光是這想法就已經夠危險了。』
『而且,雷瑪本來就沒要我們一定要追捕他,這個行動也只能說是我獨斷的舉動。』
『光是要妳們做的事情,也夠讓我為妳們的安危擔憂了。』
『所以,至少讓我做完我想做的部份吧。』

繪里看著我的表情慢慢的緩和下來,雖然她的雙唇微張,似乎想說什麼般,但到最後都沒說出口。

『我知道,如果是這樣,我尊重妮莉妳的想法。』
『謝謝。』
『只是~~~』

繪里突然大聲的喊了一下,並同時將雙手壓在我的肩上,讓我霎時嚇了一跳。

『不准勉強自己,知道嗎?』
『嗯。』

看著認真的繪里,我只能點頭說好。

『我不會勉強自己的,相反的,妳們也不要勉強行事。』

繪里沒說話,但我想她大概會為了讓我減輕負擔而勉強行事吧,而我為了弄清楚想法,應該也很難點到為止。
只是我們都沒說出口,互望一下後,我就看了一旁的涯和蓋尼。
蓋尼什麼也沒說,雖然臉上看的出擔憂的眼神。
至於涯,他則是一臉輕鬆的扭動脖子,一派輕鬆的說。

『大姐頭,不勉強自己這沒問題。』
『只是打順手,我直接把他打昏也可以吧。』

聽到這話,繪里雙手放開我的肩膀,一回身就給涯一腳。
而涯則是抱著被踢的腳脛,半跪在地。
看著這畫面,頓時讓我放鬆了不少,更想起剛剛在辦公室的情形。

『那就依照計畫行動吧。』

我話才說完,涯和蓋尼便快速的穿過一旁維修中的電車,而我和繪里則跑向另一邊的維修區。
四人就這樣奔馳在黯籃光暈圍繞的維修廠,展開一場沒有勝算的追補行動。

------------------------------------------------------------

電車維修廠房雖然是個大型的停放空間,但為了分工運作,各部門間還是會用一些檔板區隔出空間。
我的追補計畫就是要徹底利用這些空間和歐斯那異於常人的感知能力。
而現在,我正奔馳在一條維修電車底盤的凹陷通道中。

『追到了。』

蓋尼的聲音從訊息接受器廣播出來,這和短波通訊不同,是使用不經過加密的通訊頻道,發訊者週遭的聲音將會完全公開的廣播給所有能接受的人。
而且這種廣播,只要一發話,擅長聲納感知和竊聽感知的人多半可以快速的知道發話者的位置以及身旁的狀況。

『他在第二停放棚。』

又一聲蓋尼的話傳來,而他這樣呼喊,對方應該也聽到了,而這就是計畫的第一步。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歐斯剛剛本有機會擊倒我們,但他沒做。
說戰力不足,但這點不足說明他在休息區造成的破壞。
若要找理由,那應該就是他並不想在戰鬥,或是他現在無法戰鬥。
如果真是這樣,蓋尼的廣播,應該會讓他放棄本要前進的路線。
而計畫順利的話,就可慢慢逼他到我們希望他去的地方。

『我看到他啦,往第三停放棚去了。』

這次是涯的廣播,這表示計畫很順利。
而現在,我一個跳躍,踏著通道中的臺階,來到另一個佈滿貨物的維修區。

『他在第三停放棚的庫房喘氣。』

蓋尼很輕聲的說著話,我不假思索的繼續快步向前。

- 歐斯果然體力都不好。

一個肯定的話在我心中說著,而這項證實這也是計畫第一步的重點之一。

『STUN!』

蓋尼喊著發動語,他對歐斯施放了暈擊波,這舉動讓我嚇了一跳,腳步頓時剎住。

- 太早了。

我望向遠處傳來的清澈響音。

『他跑了。』

蓋尼再次透過廣播喊了出來,這樣聽來蓋尼沒受到反擊。

『笨蛋,別亂來,他跑到第四停放棚了。』

涯透過廣播大罵蓋尼,而我聽著廣播,思考著要去的路線。
本來是要將歐斯逼到第三停放棚的維修道,只是有計畫也會有變化,而歐斯是人,他更不會乖乖的往我們期望的方向跑去。
如今歐斯轉換了方向,想到這我轉個身往另一個方向跑去,越過一旁的倉儲室,跑進一條運貨的走道。

『他跑進機具零件儲存區。』

蓋尼再次廣播,而我聽到後也再次跟換了路線。
這場追捕,只有逼到最完美的位置才能發動攻擊。

『他在電力環檢測區。』

而這樣反覆的廣播和引誘,本身就是一場忍耐力的比拼。

『往模擬跑道去了。』

若不能把最後的伏兵埋到最佳位置,就不可能抓的到他。

『我看到他跑回第三停放棚了。』

涯無奈的廣播,歐斯又跑回原點,我腳步剎住,一個轉身就攀上一旁的維修台,快速的在上奔跑。
只是這樣來回奔跑幾次後,任誰的耐性都會有個極限,至少涯的耐性到了一個極限。

『煩死啦,到處亂跑,給我站住。』

一個怦然巨響在遠處響起,涯先動手攻擊了。

『該死,他又跑了。』

涯在廣播大喊。

『別亂用鋼力拋東西,他跑進第二停放棚維修通道。』

看來涯用強化力量的能力將東西拋到歐斯準備通行的路上。
雖然很危險,但是歐斯還是沒反擊,而且這還逼到了預定外的路線。
不過這仍在預料之中,目前的位置週遭仍有幾個預定的地點。

我多踏了一個碎步,往旁邊轉了九十度的彎,然後加速的往前奔去。
前方是個五公尺寬的維修通道,但我奮力的加速奔馳,一個箭步踏上了通道旁的電箱,一躍而起的我就這樣飛越過通道。
只是落下衝力太大,落地時只好在地上滾了幾圈,藉此剎住衝力。
當衝力消逝後,我立刻起身再次奔跑。

速度,則是計畫第一步的另外一個重點。
歐斯都有進行潛入的日常習性,那是一種將人放入無重力空間中,精神處於半睡眠狀態的環境。
而在這環境下的人,多數都體力和耐力都不好。

這名歐斯之前已經有了乏力的現象,因此只要我們速度夠快,配合逼迫下的來回奔波。
就可以用速度完成埋伏,並將這名精疲力盡的歐斯引到對我方有利的地點,並將他關在牢籠中。

『他跑進電子儀器檢測室了。』

涯在廣播中大喊,聽到這我興奮的加速狂奔。
成功了,他跑進預定的地點之一,接下來就是第二步。
蓋尼和涯會在他進入後,先進行第一波的攻擊來牽制。

『STUN!』
『砰!』
『STUN!』
『砰!』

連續的暈擊波,這應該是蓋尼的攻勢。

『HAMMER!』
『砰~~~』

這重鎚的巨響,是涯的鋼力攻擊吧。

『還跑,砰!』

從廣播中傳來的陣陣攻擊聲,看來蓋尼和涯正全力的壓制他。
不過能這樣做,也是因為歐斯沒有動作。

『[[][|/:|』

一個聲響從廣播中斷斷續續的傳來,我的冷汗冒了出來,歐斯反擊了。

『閃開,蓋尼。』
『STUN!』
『[|]]/|]|』
『砰!』
『可惡。』
『蓋尼!』
『/:]:]-[]|』
『啊~~~』
『THUNDER!』
『[-]|-]-[]|』
『轟~~~』
『不是吧!』
『[/][[/[|』
『啊‧‧‧』

一連串的混亂的聲響從廣播中傳來,我不知道發生什麼狀況。
但從中聽的出蓋尼被迫用出雷擊,而且被擋住。
只是那串聲響後,蓋尼就沒有聲音,我不想思考最壞的狀況,但畫面卻在內心浮現。

- 沒事的,蓋尼沒事的。

這樣的話在我心中不斷復誦,我的步伐也越加越大。

『你這該死的傢伙。』
『砰!誆啷!砰!』
『誆啷!誆啷!砰!』

涯的聲音傳了過來,這連串的聲響,似乎他用鋼力和歐斯在近距離搏鬥。

『該死。』
『[[][|]||』
『砰!』

又一個聲響,那明顯是歐斯用來驅動能力的發聲咒令。

『該‧‧‧該死,你根‧‧‧咳!咳!‧‧‧根本還有餘力。』

涯的這話讓我嚇到了,歐斯還有體力嗎?那剛剛的喘氣難道是裝的嗎?

『[/][[/[|』

一個無情的聲響傳來。

『還沒‧‧‧沒‧‧‧完‧‧‧』

涯用盡最後力量擠出的話語,我愣住了,腳步也停了下來。

- 難道涯他。

我身體在顫抖,但一滴淚落下後,我又再次奔跑。
就快到了,他們不會有事的。
而且,還有她在。

『SWORD!』
『噹!噹!噹!』
『KNIFE!』
『噹!噹!』
『SWORD!』
『噹!噹!噹!』
『[[][|/:|』
『誆噹!』

我繼續奔跑,而她也趕上了。
第二步的伏兵是繪里,只要繪里在,蓋尼和涯就能撤退。

- 可是,還來得及嗎?

聽到剛剛的廣播,內心早有個絕望的情境,只是我仍相信他們不會有事。

『冰凍了嗎?』

繪里透過廣播傳來的話,給了心中一個希望的想法。
冰凍術,歐斯最擅長的幻術能力,雖然不致死,但若無法解開,也會出現很多後遺症。
我再次加大了腳步,急奔了起來。

- 再快點,一定要趕上。

我抱著要在時間內解除冰凍術,並救回蓋尼和涯的想法,不斷的加速狂奔。

『別想走!』

繪里的話傳了過來。

『SWORD!』
『噹~~~』

戰鬥聲音再次傳來,繪里又開打了。
我一腳踏上眼前的矮小貨櫃,一手伸長抓著隔板上緣,一個用力就躍過區隔用的臨時隔板。

- 就快到了。

拔腿再次起跑的我,內心不斷的描繪前進的路線,不斷說著鼓舞心靈的話。
只是,每當廣播多傳來一聲戰鬥聲響,我就多顫抖一次。

- 繪里,不要逞強。

就計畫上,我希望繪里能多拖延歐斯的行動,但就感情上,我希望繪里立刻帶蓋尼和涯離開現場。

『SWORD!』
『誆噹!』

這聲響持續了好一段時間,繪里可是守備團中少有的武術高手,而歐斯和繪里目前打的難分難捨?

『[[][|/:|』
『誆噹!』

歐斯發出反擊的聲響,這讓我內心不由的擔憂著繪里的狀況。

『[[][|/:||/:]:]-[]|』
『誆噹!誆噹!誆噹!』
『別跑。』
『]:[[[||[/[|]:]/]|』
『妖精!』
『/]|]:]//]||]|-]-/[]|』
『可惡!』
『]|||/|』
『WINK!』
『砰!砰!砰!砰!砰!砰~~~』

歐斯連續的發聲咒令,繪里被迫使用瞬閃能力的咒令,還有從不遠處傳來的連續爆炸一一傳來。
是某種組合能力的攻擊嗎?那繪里!

- 不會有事的。

我一邊對心中喊話,一邊攀越過一個貨物堆放區,而跨過這就是電子儀器檢測室的另外一邊。

『颼~~~KNIFE!』

一個風聲從廣播傳來,接上繪里的咒令,她用瞬閃躲開了攻擊並切入歐斯近身了!

『/][|:|』

但是繪里的咒令才剛傳過來,另一個熟悉的聲響從廣播傳來。

『啊!』

繪里被抓住了。
此時我在電子儀器檢測室的外牆,停下了腳步。

『你以為這樣做能改變什麼嗎!』

繪里在廣播中的咆哮,這應該是對著歐斯喊吧。

『就算打倒我們,你還是會被抓到的。』

我緊靠著外牆,蹲了下來。

『為什麼,你們有這麼強的能力,還要做這樣的事情。』

我握緊魔杖,從右手護具取出妖精。

『為什麼不用來保護‧‧‧』
『[/][[/[|』

一個熟悉的冷漠聲響,這是今晚聽到的第三次。
淚水從我的眼角畫過臉龐,但現在的我還不能憤怒的咆哮,因為事情還沒結束。

『喀!喀!』

從廣播中傳來越來越小的走路聲,歐斯正往某處離開。
一切仍按照計畫進行,只是多了很多的變數。
本來計畫是能抓到就好,但現在,我有了非抓到他不可的理由。

沉穩的,我慢慢放鬆自己。
安靜的,我漸漸與闇同化。
即便我現在滿是憤怒,但我仍要忍耐,一切都為了最後一步。

『/][|:|』

我在歐斯踏出檢測室後門時,發出如機械般有連串聲響,並將他困在我用妖精佈下的陷阱中。
歐斯抬起頭看著四周,而我一邊緩緩的站起身來,一邊舉起魔杖指著他。

『不要動,丟掉你的魔杖和妖精。』

我和他保持著距離。
他轉頭看著我一會,身體沉穩的聳聳肩後就將魔杖丟在前方的地上,而妖精則像是失去動力般掉落在地。
看到他輕易丟去戰鬥裝備,我思索著下一步應該要如何。

現在雖然抓到他,但是一個人押解他到指揮部,這舉動太危險了。
而且現在也不能放著被他冰凍的繪里、蓋尼和涯,還有可能也被冰凍的其他巡邏隊員。
只是看著那連帽黑色大衣,不知不覺中,有一個疑問慢慢壓過了剛剛所有沉穩的感情和冷靜的判斷。
沒有思索過的問題,就這樣脫口而出。

『摘下帽子。』

我話語中帶著怒氣,用命令的口吻對著歐斯喊著。
但他沒有動作,只是呆站原地望著我。

『我說,摘下帽子!』

看著他的反應,我更大聲的喊著命令。
他的頭輕輕的晃了一下,彷彿在嘆氣般,這舉動讓我的怒氣冒了上來。

『SHOOT!』

憤怒的我喊出了咒令,一道光束從魔杖衝出,劃過了歐斯的臉龐,擊中後方的牆壁。
但他還是沒有動作,只是像慢了好幾拍的傻子,緩緩轉著頭,看了一下後放焦黑的牆壁。

『我的話你聽不懂嗎?』

我再次喊著,憤怒已經完全佔據了我的腦海。
而這次他好像終於弄懂了意思,緩緩的用手將套在頭上的黑色連帽往身後拉。

其實,就算他不脫去帽子,我也知道他應該是誰了。
要說歐斯能力都很厲害,其實也並不是這樣。
在守備團中,就算都是戒律者,能力仍然有分,有人天生就擅長某些事情,有人後天能練成其他技術。
但即便如此,能力強弱還是可以透過戒印區分,而歐斯的徽章也是如此。

雖然我對歐斯的能力區分並不瞭解,但就算是無能力限制的人,依然會有著強弱區別。
光是聽到能操控機械獸,我想在全凱爾貝蒂的歐斯中應該也不會超過數十人。
但看到他能一邊操作妖精,一邊打倒兩團巡邏隊,還接連打倒蓋尼、涯,並和繪里對峙。
重要的是,明明之前計畫是要他耗盡體力、耐力,但他現在的臉卻像沒事一樣。
那之前蓋尼的回報,明顯都是他假裝的行動,而這場追捕,他應該早就看出了端倪。

『你知道繪里會出現?』
『不知道。』

他冷淡的口吻,安穩的讓我生氣。

『你知道蓋尼和涯在引誘你?』
『這很明顯。』
『你‧‧‧』

看著我憤怒的張開嘴,他突然開始說明。

『那兩人的行動很有規律,利用廣域公開通訊,很明顯是再傳遞狀況和掩蓋某些人的行動。』
『四人一組的小隊行動,卻只有兩人在亮處活動,這自然也想的到有兩人在暗處活動。』
『只是,另外兩個人出來的條件是什麼,這點我也只能透過行動來假設。』

聽著他的說明,一個惱怒在我心中響起。

『所以你假裝無力的喘氣。』
『那是其中一個動作,我想妳們會假設這樣的條件,畢竟這算是歐斯的通病。』
『假裝不敵?』
『那也是。』
『不反擊。』
『也是。』
『你明知道他們想做什麼,卻不選擇閃躲,而是做出攻擊嗎?』
『是的。』

他的爽快回應,讓我的怒氣越來越高漲。

『你到底要玩弄人到什麼程度。』

我憤怒的大喊,魔杖舉的更加筆直。

『我並沒有玩弄的意思。』

冷漠,不,是異常的冷靜。

『那是什麼意思,攻擊他們難道是必要的嗎?』
『是的。』

我驚訝的看著他。

- 我沒把握妳不會成為我必須攻擊的人。

這句話忽然閃過腦海,頓時間,憤怒和悲傷充滿整個心中。

『你到底在計畫什麼?』

我看著他的眼神雖然憤怒,但眼眶卻盈著淚水。

『回答我,你們到底在做什麼,厄迪‧凱爾蓋特!』
『只是在做平常要處理的事。』

這算什麼回答!

『操控機械獸,妖精,拿著魔杖四處攻擊人,這算平常事?』
『當然不是。』
『那你在做的算什麼平常事!』
『攻擊他們,只是因為他們是阻礙。』
『阻礙?』
『阻礙我把事情完成,而動用武力,是因為不那麼做,就無法排除他們。』

面對凱爾蓋特的反應,我開始懼怕的顫抖身體,就連魔杖的尖端也在抖動。
有什麼事不能用說明,非要用武力來排除。
忽然間,雷瑪早上告訴我的結論就像病毒般的在我心中快速蔓延。
即便,我現在還是不想相信。

『你們這麼做,難道不怕發生戰爭嗎?』

我語帶哀傷的說著,希望凱爾蓋特能稍稍否定我的假設,但是凱爾蓋特並沒有回應。
這一瞬間,內心懼怕的答案開始逐步佔據我的腦海,僅存的理智就這樣從我的口中宣洩而出。

『應該不是這樣的,歐斯不應該是這樣的存在!姐姐怎麼會是‧‧‧』
『如果戰鬥是必要的話,我們也不能拒絕戰鬥。』

凱爾蓋特最後給的冷酷答案,一下就將我的思考推向嚴寒的地獄,我的冷靜幾乎在這一刻面臨崩潰。
也就在我的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