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的涼亭
關於部落格
月夜的清風是思索的情緒
  • 4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八協定 - 深居牢獄的賢者 Chapter VII

U.F.C 171 春 03月17日 - 觀察者記錄 IV

此起彼落的沉重金屬聲響,那是齒輪相互咬合的撞擊聲,也是厚重鋼鏈的牽連聲,更是金屬壁面反饋的迴音。
在這諾大的空間中,雖然有著無數的聲響,但卻依循著一種奇特的規律在演奏著,就像是由無數金屬管樂合奏的大型交響樂。
只是,一個不協調的踏步聲,打亂了這本來規律的演奏。
那是個忽快忽慢的步伐聲響,彷彿在趕著路但卻又有所猶豫。

『沒想到你會那麼快就來拿。』

一聲低沉到令人耳鳴的機械語音響起,雖然聽來是種頗為怪異的發音,但卻很自然的融入這金屬環境。

『計畫有變。』

一聲冷淡口吻的話語響起,帶著人類氣息的發音,在這片沉重的低音中格外的響亮。

『是可以讓你如此緊張的變動?』

機械語音有點諷刺的說著話。
而話才說完,步伐聲音也跟著停下。

『嘿~~~看來真的是大變動。』

這次,機械語音話才說完,步伐又再次響起。

『有空說我,不如把門打開。』

冷淡的話調增添上了嚴厲後再次開口,隨之而來的步伐響音,明顯比剛剛來的快速。

『/][|:]//]||]|][]|[』

像是被步伐催促般,一串機械音符接連響起。
突然間一陣齒輪轉動和金屬撞擊的聲音很快速的響起,和環境中的低沉聲響不同,那是尖銳的高頻聲音和渾厚的低頻聲音混雜而成。
在這聲音消失後,一個碰撞聲撼動了整個金屬空間。

『砰!砰!砰!』

一聲又一聲的撞擊聲,在整個金屬空間中迴盪,彷彿是巨大的金屬正在踏著步伐前進。
只是沒過多久,撞擊聲消失了。

『|:[]-||/]|[||[-[|/[|[』

當機械音符再次響完,一個轟然巨響在次迴盪在空間中,隨之而來的是金屬鏈條拉動的聲音和龐大金屬塊被拖動的摩擦聲,一個沉重的金屬門正被打開。

在打開的門後,是另外一個空間,那裡和前一個地方截然不同。
寧靜的氣氛中,飄浮著無數的光球,雖然光芒微弱,但是卻足夠照亮這片空間。
整個狹長的空間中,有無數的圓型平台,每個平台都有著出入口,但卻沒有任何東西和其連接。
而平台有很多類型,有餐廳、有休閒廣場、有運動場地、有休息室、有研究設備,若是注意觀察,這裡和一般的研究中心並沒有差別。

一聲巨響再次響起,但這次是金屬門關閉時發出的聲音。
門前站著一個身穿連帽黑色大衣的人和一台約人三倍身高的機械人。
機械人的造型修長,流線的外裝上並沒有多餘的厚重裝甲,也因此可以在外裝的接縫間看到內部的機械骨架。
而比較讓人詫異的是機械人的頭部裝扮,那是一個金屬造型的羊骨,骨頭的眼窩處可以看到黯紅色的眼睛。

『東西在第四研究室。』

機械人發出了機械語音,手指著遠處的平台。
而穿著黑色大衣的人,一邊走向前面的平台,一邊舉起右手,像是在操作什麼東西般的在空中揮舞。
機械人跟隨黑衣人站上一個突出的圓形平台後,一聲啟動聲音響起,圓形平台周邊瞬間架起護欄,一陣晃動後,平台緩緩往前浮行,朝著剛剛機械人指向的第四研究室前去。

『收到要製作鑰匙時,鎖匠們可是吵翻天了。』
『很正常。』
『所以,你打算使用鑰匙?』
『不是我。』

機械人對黑衣人提出疑問,但黑衣人只是很簡短的回答。

『應該說,要不要用,要看拿鑰匙的人。』
『不過會用到吧!』
『可能性不低。』
『嘿~~~』

聽到黑衣人的話,機械人彷彿很高興般,發出了諷刺的聲音。

『你終於打算殺人了嗎?』

聽到機械人的發聲,黑衣人快速的轉過頭看他。

『不是嗎?』

黑衣人沒多說什麼,只是看了一下機械人後,又回過頭去。

『不知道。』
『可以的話,我希望不會用到。』

黑衣人一邊說,一邊望著前面即將到達的第四研究室平台。

『砰!』

平台互相碰撞時發出了一個聲響,一陣晃動後,兩個平台間的縫隙響起刺耳的機械音。

『咚!』

又一聲響起,這時兩個平台已經完全連接在一起,而黑衣人和機械人也分別往第四研究室平台走去。
當黑衣人走進研究室平台,本來群聚在平台上發光的球體,紛紛散了開來。
但其中幾個飄到了黑衣人身旁,像是在抗議般的在他身旁飄盪。

『看來準時完成了呢!』

機械人看著研究室中央的桌子,帶著調侃的聲調發聲。
黑衣人則是走到桌子前,看著桌上的一枚晶片。

『鑰匙是完成了,但你打算這樣一人去處理?』

機械人在黑衣人身後,一邊玩弄著光球,一邊發聲問著。
但黑衣人並沒回應,只是一邊注視著桌上的晶片,一邊用手操作著桌台前的控制板,一時間,無數的視窗畫面和數據在浮於空中的螢幕上來回奔流著。
這時晶片周圍的線路開始發光,無數的電子束不斷的匯聚到晶片,而細小的晶片,只有指頭般的大小,外殼用透明的物質包覆,但整體厚度也只相當於數張紙片堆起來。
而這段時間,得不到黑衣人回應的機械人,也只好繼續玩弄著身旁想要逃離的光球。

『嗶!』

一個警告音響起,黑衣人停止了操作,而螢幕上顯示的視窗也正逐一消失,直到螢幕也消失後,黑衣人才開口。

『我一個人去就夠了。』
『對方雖然不算聰明,但還是有點能力,要是對打起來,你‧‧‧』

就在機械人發聲到一半,黑衣人走到他前方,看似要東西般的伸出手。

『魔杖和妖精。』
『吾的意思是‧‧‧』
『這樣就夠了。』

黑衣人似乎不希望機械人發聲完般,不斷的打斷他的發聲。

『你是想要我帶你出去。』
『但用上你,會有很多麻煩的事發生。』

機械人不太情願的放開手上玩弄的光球,並伸直手臂,此時臂甲分了開來。
裡面有四根長條的手杖和十六顆閃著金屬光澤的球體。

『也不就是被人看到,消除記憶就好。』

黑衣人右手拿出了兩根手杖,左手輕觸過一排球體上緣。
才碰觸到,八顆球體就飄浮起來,飛向黑衣人身旁圍繞。

『如果只是那些,我也沒什麼好怕。』
『但你最大目的只是想出去破壞吧!』

黑衣人轉過身去,而此時機械人的臂甲也蓋了回去,金屬眼窩中的黯紅色的眼睛霎時轉成黯藍色。

『嘿~~~還是瞞不過你。』
『吾已經數年沒出來活動,如果不動動手腳,吾怕能力使用會有問題。』

機械人發出抱怨的聲音,但詞句中卻充滿不屑。
不過黑衣人並沒回應,只是專注看著手上的手杖,緩步走到一旁的空地。

就在黑衣人檢查完手杖後,原先環繞黑衣人的球體,突然有三球在黑衣人前面呈現三角環繞。
而黑衣人手杖快速揮往三角形的中央,頓時間,一陣音爆響起。
一道震波彈開了前方的三個球體,也讓黑衣人步伐不穩的往旁邁了一步,更將黑衣人前方的座椅應聲彈飛。

在宇宙都市中,人若能透過道具釋放出任何異常之力,這就是所謂的能力。
而這樣的能力,也就時人人懼怕或尊敬歐斯的原因,也是戒律者遵奉戒律所行使力量。

至於力量的來源,表面上說明是科技的產物,但更多人相信,能力的由來和橫跨整個宇宙的核心網路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但不管來源為何,現在的人都能輕易使用能力,只是依照先天條件和後天訓練的不同,能力的效果上仍會有所差異。
只是,不管在什麼時代,弱者都會敬畏強者,因此不是選擇尊敬推崇,就是選擇律法制約。
這也造成宇宙都市中,較強的能力使用者,不是成為歐斯就是成為戒律者。

而傳統的能力驅動方式,是由精神波和器具構成,而最常見的器具就是手杖、球體。
手杖又稱為魔杖,通常是一根三十公分長的金屬杖,前端細長,後端厚粗,配合頻道可構成不等距離的近身武器。
球體又稱為妖精,通常是一顆半徑一到兩公分的球體,依照製作程度也可更小,配合頻道和數量不同的妖精可施展出大範圍影響的能力。
精神波又稱為頻道,這是指使用能力者獨有的生物訊號,也可解釋為腦波發射出的特殊頻率。
一般的簡單能力只需用精神波控制器具就可發動,而特殊的能力,則需要在透過一種特殊的發聲法,並經過頻譜處理讓器具反映能力,而這也被稱為發聲咒令。

不過,不論什麼制度的宇宙都市,只有歐斯才會使用傳統的能力驅動法,戒律者或一般人並不會這樣使用能力。
戒律者的可用能力受戒印影響,並不需要使用頻道,而是透過戒印來驅使各類器具。
一般人的可用能力則是受器具上原本設定影響。
換言之,戒律者不可使用戒印規定外的能力,一般人不可使用器具規定外的能力。
而歐斯沒有不可使用的能力,只有不擅長使用的能力。

『力量抓錯了嗎?』

機器人看著黑衣人放出的能力,帶著嘲諷聲調發著聲音。

『稍微。』

黑衣人很坦率的承認,然後看著魔杖開始調整。

『嘿~~~不用調整也沒差吧!大不了就是讓幾個人進醫院。』

機器人不放過黑衣人似的發著聲音。
但是黑衣人並沒理會,只是專注調整,機械人看著這畫面,無奈的聳聳肩並站了起來。
就在機器人站起身軀時,黑衣人看似調整好魔杖般,再次擺出施放能力的姿勢。
一陣音爆響起,只是這次不是彈開桌椅,而是將牆壁打出一個凹陷。

『哈~~~這個真是經典!』

機器人看著凹陷牆壁,發出了極度嘲諷的聲音,而黑衣人也同樣不發一語的靜靜看著。

『這樣應該就剛好了。』

黑衣人說了這話後,就將魔杖和妖精收進大衣內,轉過身來拿起放在桌上那被稱為鑰匙的晶片。
當黑衣人走過機器人身旁,機器人也跟隨他的步伐,踏上離開第四研究室的圓形平台。

『把能力調成那樣,這是打算殺人?還是殺怪物?』

就在踏上平台時,機器人斜著頭發出聲音。

『阻礙計畫的事物!』

黑衣人看著遠方的金屬門,冷淡的說著。
而這話語之後,偌大的空間再次回歸寧靜的氣氛,只有平台緩緩往前飛去的聲響,有規律的輕輕響起。

《能力,是所有宇宙都市權威的象徵,也是恐懼的根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