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的涼亭
關於部落格
月夜的清風是思索的情緒
  • 4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八協定 - 深居牢獄的賢者 Chapter VI

F.C 1751 春 03月17日 - 事件日誌 I

輕軌電車在隧道內快速的行進,軌道旁微弱的黯黃燈色點亮了連結宇宙都市區間的道路。
電車內明亮的照明與車外的昏暗,成了有趣的對比,從窗戶往外看出,只能看到反射在窗上的車內風景和一閃而過的車外黃燈。
淺赫色髮色的少女,獨自一人看著車窗,手上拿著一片透明的玻璃板。
玻璃板上有幾個數字符號反覆閃爍著光芒,一兩行字不時從頂短的一邊滑行到另外一邊。

『幫忙送去嗎?』

在無人搭乘的車廂內,少女一人自言自語,不時看看手上的玻璃板。

『不過,這樣也算增加了見面的理由吧!』

少女嘆了口氣,回望空無一人的車廂。

『真是空曠,這一區果然沒什麼人會來。』

少女站起身來,走向車廂內的茶水間,並在牆上的操縱面板上打開飲品清單,點了杯冰水。
當裝滿水的杯子出現在一旁的檯子時,少女不假思索的拿起來。
這時,少女一邊喝著水,一邊回頭看了一旁的資訊面板,並隨手按了面板上的行車資訊欄,一聲報告響音從面板上響了起來。

『距離資訊管理園區剩餘5分鐘,預計4分鐘後通過閘門,請乘客於通過閘門時返回座位,避免晃動造成傷害。』

少女聽完報告,迅速的拿著水杯回到座位上。
在少女綁好安全帶,將杯子放在固定架上後,她默默的看著窗外,靜靜的等待電車通過閘門。

『轟!』

一陣晃動,輕軌電車發出了龐大聲響。
本來昏暗的隧道,也慢慢變的光亮。
電離子的極光在隧道中發出火花,輕軌電車的速度也在電子增加的同時,開始加快了起來。

『轟!』

再次的晃動,電車就像啟動加速器般,又一次加快速度。
這時,窗邊可以看到數條一閃而過的光束,若循著光束軌道往電車前方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在遂道底端那透明光閥正緩慢流動。

『轟!』

電車再次加速,這時的輕軌電車速度猶如火箭般的快速,而電車正用這樣的速度往光閥衝過去。
也就在碰觸到光閥的那刻,無數的電子束四處亂竄,就像爪子般在隧道、在電車上扣上爪印。

『筐噹!』

一聲龐大的金屬聲響,電車穿過了一道厚實的電子光閥。
但聲響並沒就此結束。

『筐噹!筐噹!筐噹!』

接連而來的聲音,讓車箱也發出了些許的哀號聲。
這一連串的金屬聲響,是電車通過數道電子光閥的聲音。
因為連結宇宙都市區間的隧道多為真空狀態,為了進入有空氣存在的生活區,除了使用金屬閘門外,就會使用這類電子光閥構成的電離子牆。

『筐噹!』

最後一聲響起後,車箱內也隨即響起了廣播。

『本列車已脫離真空隧道,即將進入資訊管理園區,電車將於1分鐘後到達園區車站。』

少女鬆開安全帶,並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後,隨即站起身子走向車箱旁的車門。

輕軌電車逐漸放慢速度,就在到達車站時,電車已經猶如漫步的速度,而這樣的速度,剛好讓電車能在軌道的牽引下停在最佳的位置。
當電車完美的停在車站後,電車門霎時開啟。
少女輕快的快步的離開電車,她環顧四周,這裡除了她之外,並無其他乘客離開車廂。
少女微笑的嘆了氣,再次快步的往車站外走去。

車站的外觀,是古色古香的木造建築,內部鋪設著整齊的石板,電子設備也光亮如新。
車站外面,有一片綠意盎然的大草坪,兩旁的路樹也綻放著青翠的綠葉。
車站前方只有一條道路,路的盡頭是一群低矮的純白建築,在建築群後有一座山丘。
山丘下可看到一道保護丘陵的白牆環繞,而山丘上可看到一棟又一棟的象牙白方型建築組成有菱有角的白色堡壘。
而那就是在宇宙都市凱爾貝蒂,人人避開的資訊監理中心。

『真是安靜的地方。』

少女望著資訊監理中心,單手輕按胸前,緩緩的吸了口氣後,很自然的吐氣。
像是給自己打氣般,少女握緊拳頭,踏出了車站。

------------------------------------------------------------

當我踏入資源監理中心的大廳,放眼所見盡是白色的牆壁和光亮的大理石地板,沒有任何的門連接到別的地方。
而在這純白的大廳裡,有一個白色櫃檯在其中,若不是看到櫃檯中的小姐,可能還會以為那也是牆壁的一部份。

這位櫃檯小姐在我剛踏進大廳時,她就很自然的站了起來,一頭黯藍及腰長髮很柔順的被她撥到身後。
她穿著的整齊套裝有著和她髮色相同西裝外套和及膝短裙,外套內則是銀白緞面材質的上衣襯衫,衣領處還配著裝飾用的同色領巾。
套裝的貼身剪裁將她那纖瘦而修長的身段展露無疑,而在這整片白色的大廳中,她這身穿著似乎更能讓人注意到她。

就在我快走到櫃檯時,那小姐忽然面帶笑容的看著我,這優美婉約的情境頓時讓我停住腳步。
也在這時,櫃檯小姐不好意思的舉起手抵著小嘴,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著。
而看到那笑容,我這才注意到自己剛剛的舉動,一時間害羞的情緒讓我臉頰泛著熱氣。
但是想到自己來此的目的,我還是忍著情緒再次邁開步伐往櫃檯走去。

『對不起!我是來拜訪厄迪‧凱爾蓋特。』

雖然我仍然有點不好意思的開口,但這應該是句很正常的話。
但是,在我說完的瞬間,眼前的櫃檯小姐霎時換下笑容,並補上一個驚訝的表情。

『那個,請問要寫什麼資料或換證嗎?』

我小心翼翼的說完第二句,可是櫃檯小姐還是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那個‧‧‧』

弄不懂櫃檯小姐為什麼驚慌呆滯,我稍稍不太禮貌的在她眼前輕輕晃了晃手,但她那不知如何是好的眼神仍舊注視著我。
突然間,她像是被人敲了一下般的回過神,但才開口,問題卻是‧‧‧

『哦!妳是要拜訪‧‧‧凱爾蓋特?』

櫃檯小姐的眼神算是恢復了正常,但這問題,我只能無奈的稍稍點頭。

『妳確定‧‧‧名字沒弄錯。』

這問題一來,這下換我愣住了。
不過,我確信自己沒弄錯,因為凱爾蓋特這名字可是經過他本人確認過的。

『厄迪‧凱爾蓋特,是這名字沒錯,我是他同校的學生,今天有事要來拜訪。』

我再次說出自己的來意,但這次沒有疑惑的言詞,似乎又讓她呆滯的看著我。
這讓我實在很在意,到底是我哪句話有如此驚人的震撼力。

『哦!抱歉!』

不過還好這次櫃檯小姐很快的就回神,但才開口說話就是一句道歉,然後什麼也沒說的拿起電話開始撥號。

『稍候‧‧‧請稍候一下。』

就在櫃檯小姐打通後,她看了我一眼,然後轉身到背對我,很小聲的說話。

『‧‧‧對‧‧‧真的‧‧‧』
『‧‧‧可是‧‧‧同學‧‧‧』
『‧‧‧是阿‧‧‧』

看來似乎是我找凱爾蓋特這點讓她很震撼,所以她現在正打電話問主管。
果然就這樣來,還是會驚動到資訊監理中心的上層主管。

『‧‧‧果然‧‧‧不‧‧‧』

聽到這句,看來上面果然有意見,應該是不准我進去會見凱爾蓋特吧。

『那個‧‧‧』

正當我要出聲說,如果不行的話請幫我轉交東西時,櫃檯小姐的下句話,讓我又愣了一下。

『‧‧‧五千‧‧‧不出‧‧‧』

數字,為什麼會說到這句來。
當我還在思考這問題,櫃檯小姐掛上電話並轉過身來,一個燦爛的營業用笑容瞬時浮現在她臉上。

『對不起,妮莉‧俄緹斯小姐,讓妳久等了。』
『等等研究人員會派人來接妳,請在此稍後。』

霎時間,我內心諸多的疑問都成了找不到答案的石頭,只能丟進沒有回應的深海。
不過,倒是有個疑問被我提了出來。

『妳怎麼知道我是誰?』
『嘻,妳是這三週來唯一出車站的非資訊監理中心人士。』
『咦!』
『當妳踏出車站,我們就知道妳是誰了。』

本來下句想直接再問,那為什麼她還會驚訝的看著我。
但看到那笑容滿面的臉,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說不出口。
而這時,櫃檯小姐忽然走出櫃檯,並引導我到一旁那不走近根本看不出來的白色沙發,在倒了兩杯清茶後,便坐下來陪我。

『請問妳不用回去工作嗎?』

我看著坐在一旁喝茶的櫃檯小姐提出疑問。

『嗯!反正也沒客人!會來資訊監理中心的外人,三週來就妳一位。』
『再說,厄迪難得有客人來,不好好招待可就太失禮了。』
『哦,妳可以叫我伊拉納。』

伊拉納那理所當然的態度,讓我不由得楞了一下。

『伊拉納?』
『伊拉納‧N‧S‧凱爾貝蒂,這是我在這邊的名稱,不過叫我伊拉納就好。』
『這邊?』
『話說回來,妳找厄迪是有什麼事情嗎?』

她轉頭露出笑容可掬的表情看著我,而我的問題就在這瞬間被轉移了。
不可思議的是,看到這笑容滿面的臉,不知道為什麼就會想跟著她話題走。

『昨天發生了一些事情,可能給凱爾蓋特添了麻煩,我是來此道歉的,另外他的班導也請我送來昨天應該給他的資料。』
『伊娜嗎?』
『對,伊娜‧邁爾錫老師。』

我順手拿出了伊娜老師給的玻璃板,並將儲存在板內的資料顯示出來。
伊拉納看了一眼後,沒說什麼,只是拿起杯子繼續喝茶。

『嗯,雖然我不知道昨天是發生什麼事情,不過應該不是什麼大事,這邊並沒有聽到什麼狀況。』
『咦!可是昨天‧‧‧』

本想說昨天整個守備團都被弄得亂七八糟,伊娜老師也被折騰成那樣,難道對資訊監理中心不是大事嗎。
但我正想說下去時,伊拉納忽然回頭看了旁邊,並站起身來朝我身後打了聲招呼。

『抱歉,久等了。』

我回頭看過去,一名身穿白色研究外袍的女性站在我身後。
她那茶色及肩的捲髮和一副無框眼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外袍的關係,給人一股很強烈的學者感覺。
不過樸實而寬鬆的研究袍穿在她身上,似乎更突顯了她那纖瘦身型和那著令人稱羨的豐滿上圍。
而這時,一股我無奈的感覺忽然在胸口騷動著。

『妳就是來見厄迪的大美女啊!』

被眼前這位更能稱上美人的她這樣說,我耳根開始熱了起來。

『我,我不是什麼大美女。』

在感覺自己會害羞過頭前,我連忙說了解釋,但她們兩位卻一臉沒在聽似的互相打了招呼。
就在我對自己跟不上話題而感到苦惱時,茶色捲髮的研究員又把話題轉到我身上。

『我是蘇珊‧席貝爾,資訊監理中心研究部兼任技術開發部副主任。』
『妳好,席貝爾小姐。』
『叫我蘇珊就好,拘謹的用姓氏稱呼,感覺很不自在,而且在這邊也不適合。』

我一臉尷尬的想著,眼前這兩位似乎都不太喜歡用性來稱呼第一次見到的人,難道整個資訊監理中心都是這樣。

『嘛,介紹就先到這吧,我來帶妳進去吧!』
『麻煩妳了。』
『不會不會,妳能來見厄迪這已經夠讓人感動了,而且,妳這一來,讓整個研究部,不,整個資訊監理中心都熱鬧了起來。』
『咦!』
『就是說‧‧‧』
『蘇珊~~~』

就在蘇珊想說什麼時,一旁的伊拉納用笑容可掬的表情和毛骨悚然的聲調,叫了一聲她的名字。
而蘇珊看著這樣的伊拉納,忽然表情畏懼的退了一步,然後很快的換了表情,轉過頭來說了一句。

『我們走吧!』

------------------------------------------------------------

資訊監理中心,是個很奇特的地方。

第一,這裡的人不喜歡用姓氏稱呼對方。

『這位是歐雯。』
『歐雯‧伊蘇拉納,叫我歐雯就好。』

蘇珊很自然的和我介紹一位穿著白色研究袍的女性。
而她也和蘇珊、伊拉納說了一樣的話,而之前碰到的人也都一樣。
不知道是姓氏不能夠表現她們自己還是她們不喜歡生疏的稱呼,就是希望別人用名稱來稱呼自己。

第二,這裡的房間不是白牆就是玻璃牆。

『哦!這邊也是白牆和玻璃牆。』
『這是潛入準備室。』
『前面的白牆是往分析室。』
『左邊玻璃那端是,體能鍛鍊房。』
『右是往研究部的長廊。』
『往上是潛入分析部。』
『往下是去淺度潛入區。』

在我們踏進這間白色的方形房間時,蘇珊很自然的說了這間房間的功能。
只是自從大廳開始,我經過的房間幾乎都是方的白色房間、玻璃房間,而所有房間都有六個出入口,只是到現在我還沒有往上或往下過。

第三,這裡的門永遠都要走到牆壁前面才會變成門。

『哦!這邊也沒有門。』
『在這邊喔!』

蘇珊很自然的走到一整面白牆的前面。
當她靠近白牆時,門邊的縫隙這才出現明顯的邊緣,就好像牆壁知道她要通過般,自動讓路給她。

第四,這裡的路沒人引導,肯定會迷失在這白色的方塊迷宮中。

『剛剛是不是經過這邊。』
『沒喔,妳應該是把這和開發部長廊弄錯了,那是從這邊往左、右、左、左、前、前的地方。』

蘇珊很自然的說出和這間格局相同的地方以及前往的方式。
而我只是呆然的聽著她所說的話,思考著為什麼她能記得這些。

在我們不知道經過第幾個白色方塊後,眼前看的景觀為之一變,成為寬敞的大空間。
這空間中,有一條細長的白色走道筆直往前,兩旁都是一間一間透明的玻璃房間。
每個房間都有一個可以讓人躺在裡面的細長白色座艙,而座艙旁都有一個孔洞,大小剛好可以讓座艙進入。
而現在,有些座艙正閒置擺放著,有些座艙正放在孔洞中。
在孔洞中的座艙,一旁則有數個的資訊面板在閃爍著不斷更新的資料。

『潛入室!』

我很自然的說出了這名詞。
蘇珊聽到我說出這話,略為驚訝的轉頭看著我。

『這是中度潛入室,潛入範圍在5至8之間。』
『不過妳會知道這是潛入室還蠻讓人驚訝的,以前有看過嗎?』

蘇珊停下腳步對我說明,回過頭來的眼神露出刺人的犀利感,似乎我的話讓她開始戒備著我。

『嗯!我家族故鄉在亞連,家族中有不少人是歐斯貴族。』
『小時候在亞連就有看過這樣的潛入艙。』

看到蘇珊的戒備,我稍微感到不安的提出解釋,希望能解開這讓人不舒服的警戒感。

『原來如此。』

一瞬間,她看著我的眼神恍惚了一下,彷彿是被什麼給轉移了神情。
但才一下,她立刻恢復專注的眼神看著我,然後表情變的有點害羞。

『抱歉懷疑了妳。』
『不會,我突然說出這話,被會懷疑也是應該的。』
『嗯!也是,畢竟一般人是沒什麼機會看到潛入艙,所以當妳這樣說,我不由得在意了一下。』

聽著她的話,我苦笑了一下,果然不論是什麼職位,資訊監理中心對外人還是有所防備。
而蘇珊看著苦笑的我,也微笑了一下,並轉過身繼續帶領我前進。

『不過妳有用過嗎?潛入艙?』
『咦!』
『沒有嗎?在妳家族那邊。』
『那個‧‧‧那個,以前好像用過,不過蠻小的時候。』
『嗯~~~』

蘇珊頭也沒回的問著我問題,而右手不知為什麼在空中揮舞,似乎在打著字一般。

『別在意,只是有些資訊傳了過來。』

就好像看到我的想法一般,蘇珊頭也沒回的說了起來。

『所以,妳有潛入的經驗?』
『哦!應該有,只是現在沒什麼印象了。』

蘇珊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我霎時回想到幾個以前在亞連看過的風景。
只是,這些記憶如今早已模糊不清,依稀記得的頂多是幾個壯麗的景緻,還有看到風景時那感動不宜的心情和陪伴在我身旁的嫻靜笑容。
而想到這些,一股懷念的感覺頓時縈繞心頭,但另一股不捨的哀傷也同樣徘迴心中。
就在我稍稍為這喜憂參半的情緒困惑時,蘇珊忽然停下腳步,轉過側身並用著有點調皮的眼神看著我。

『想要看看嗎?潛入。』
『咦!可是,那不是不能參觀的嗎?』
『不要打擾到就好,不過妳要打擾到也不容易就是了。』

對這突如其來的邀約,我一時反應不來的就開口拒絕,雖然下一刻我確實有點好奇,但話已經說出口了。
不過,我的拒絕,蘇珊似乎完全不在乎,她自顧自的回應,也不管我的反應就拉著我往一旁正在運作的潛入艙走去。

當我們踏入潛入艙房時,我這才回想起亞連故鄉的設備,而這兩邊的外觀其實差距很多。
雖然整體設備和擺設差不多,但是資訊監理中心的設備外觀比較時尚,流線的設計,沒有多餘的菱角和邊緣,外牆是由四面透明玻璃組成。
而故鄉的潛入艙似乎是華麗形式的,外觀有很多華麗的雕刻花樣,一旁的監視設備也會用典雅的木質桌椅裝飾,四面牆壁則是由石材堆砌而成。

另外,亞連的潛入艙也和這邊不同。
亞連在潛入時會將華麗的艙房平躺放置在一個大小合宜的孔洞中,當潛入時,艙房和孔洞邊緣隙縫會有著微光閃爍。
資訊監理中心的艙房則是滑入一個圓形孔洞中,彷彿像是一個拴子般插入金屬的地面,而潛入中的艙房會有一端露在地面,這部份則有個資訊面板正不斷更新著資訊。

不過,這兩邊還是有著相同的地方。
先是地形,潛入艙房都是放置在低一個階梯的圓形平面上,這圓形平面的邊緣則有一個可滑動的弧形玻璃牆,而牆上都會顯示著一些和潛入有關的資訊。
再來是週遭設施,這些設施都放置在圓形平面外圍,印象中是用來監視潛入者的身體狀況的儀器。
最後是氣氛,雖然亞連和這邊的設備外觀不同,但是卻有著同樣詭異的氣氛,而這氣氛總是會讓我不由得緊張起來。

只是這股感覺似乎對蘇珊毫無影響,當我被這氣氛給震攝在入口時,蘇珊則是不在意的走向艙房內儀器。
但我卻無法像蘇珊那樣,雖然不至於影響我的行動,但這氣氛還是讓我全身的感覺變的很敏銳。
就連平時不可能清晰聽到的微弱腳步和呼吸聲,現在都彷彿能輕易感覺到。

而當我在入口處發楞時,蘇珊忽然回過頭,臉上浮著疑惑看著我。
為了表示我沒事,我再次嘗試邁步往艙房內走去。
只是才跨出一步,一個不可思議的景色忽然閃過眼前。

那是一片蔥綠青草滿地的環境,四周的有著幾株矮小樹叢,原本的弧形玻璃牆上則攀爬著樹騰。
遠處應該是金屬牆面的地方,卻見到湛藍的青空和如絲般的綿白雲朵。
最讓人訝異的是,這一閃而過的景緻,幾乎和我現在所在的潛入艙有著一模一樣的格局。

這一瞬間的事情讓我驚訝,但也讓我的眼角泛起微微的水氣,更讓我毫不猶豫的再次踏出一步。

『叮~~~』

一聲清脆的風鈴聲響忽然隨風輕撫耳際。
一股懷念的感覺忽然湧入胸口。
一個嫻靜的笑容忽然閃過腦中。
一滴淚水忽然滑過臉頰。
一絲記憶忽然浮現在心。

『有讓妳想起什麼嗎?』

蘇珊似乎看出我內心的變化,帶著溫柔的語調對我開口。
而我則用手輕輕拭去眼角的淚水,有點苦澀的回應。

『這,是想到了以前到在亞連旅行的事,不過和潛入應該沒關係。』
『嗯~~~這樣啊!』

聽到我的話,蘇珊換上微微的笑容看著我。

『妳很久沒回亞連了?』
『嗯‧‧‧至從入籍戒律者就沒回去過。』

聽到我的話,蘇珊的眼神忽然銳利起來,這瞬間的變化讓我有點嚇到。

『戒律者啊!也是,妳不提我都快忘了這事情了。』

蘇珊話語有點感慨,但才說完,眼神又恢復了溫和。
但這瞬間的變化,似乎讓她不想對著我說話,就看她一個轉身,便操作起身後的儀器面版。

『那,妳有想過去亞連嗎?』

本以為蘇珊會沉默一陣,但才轉過身去,蘇珊就背對著我提問。
而這突然的問題,倒是讓我一時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更讓我想到了身在亞連的姐姐,以及和姐姐分開多年的事實。

『是,是有想過要回去,只是‧‧‧』
『只是?』
『‧‧‧蘇珊小姐知道戒律者基本上不能去凡諾迪貴族都市聯盟嗎?』
『啊!那條規定啊!』

蘇珊像是想到什麼般的抬起頭來,但她並沒有回頭看著我。

『也是,那條規定蠻討厭的。』
『沒記錯,還是學員的戒律者前往貴族體制的都市,都要經過嚴密的審核,還要有監護人同行。』
『就算成為正式的戒律者,也要簽下很多協議才能取得政府許可,連去旅行都是一樣的規定。』

聽著蘇珊的話,我只能輕點頭表示同意,雖然她看不到。

『所以,妳也因為這樣和亞連的親人失去聯絡?』
『‧‧‧也不是失去聯絡,父親好像還有連絡,只是‧‧‧』
『通訊內容會被監管吧。』

蘇珊一邊回應我,一邊轉過側身來檢查著潛入艙。
而聽到這話的我頓時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是想到很久沒和姐姐聯絡,苦澀的心情霎時就佔據心中。

『妳也真是辛苦了。』

片刻的沉默後,蘇珊先開了口,此時她像是檢查完般的舒展了一下身體,並轉過身來看著我。
而聽到她的話,我只是一陣苦笑,內心不自主的對自己喊了一聲。

- 沒關係的,這是我的選擇。

可是這話似乎無法為我帶來任何安心的感覺,反到增添了心中苦澀的情緒而已。
不過,看著注視我的蘇珊,我還是換上了笑容回應。

『不會,畢竟這是規定,如果沒有這樣的話,宇宙都市間的平衡會被破壞。』

但對於我的話,蘇珊並沒做回應,只是面帶微笑的走到我身旁,並輕柔的拍了我的肩膀。

『還是繼續走吧!參觀這似乎讓妳越來越難過,這樣對厄迪的客人實在太失禮了。』

蘇珊一邊笑著說,一邊往我身後的門口走去。
而聽到這話,我沒打算再繼續回應,只是轉過身去跟著蘇珊離開潛入艙所在的玻璃房間。
但跟在蘇珊背後的我,還是無法忘懷剛剛在潛入艙的對話。
這時我心中的苦澀,已經蔓延到內心深處,我更因此開始自責起自己。

其實,我自己也知道,和姐姐失去聯絡並不全然是制度的問題。
只要有心的話,就算是打招呼也可以去聯繫的。
但我卻沒這麼做,理由呢?我自己也不知道。

也許是懼怕戒律者的規章。
也許是因為感到背叛。
也許是不想相信。
也許是忙錄。
也許‧‧‧

我內心想的到很多答案,但是卻沒一個能說服自己。
因為不論是什麼原因,都不能改變現況,不能改變順應人們言語的自己,以及沒聯絡姐姐的事實。
當自責的言詞震撼內心,我的苦澀霎時在臉上流露。

只是,即使這樣,我還是在想著藉口。
並不是我不想去改變,而是我不知道要如何去變化,也不知道變化會帶來什麼變故。
更重要的是,如果我這麼做,那身為戒律者的我又會碰到什麼狀況。
以前也許可以,但是現在呢?我這麼做難保不會觸犯戒律者的規約。
而且,這麼做有用嗎?我的父母還在這邊,我這樣做不會害了他們嗎?
有太多太多的變數,有太多太多的可能,有太多太多需要‧‧‧
需要勇氣去做的決定。

- 我,有那種勇氣嗎?

當這句內心話在心中迴盪,我一個咬牙,一個不情願的情緒浮在我臉上。
就在我內心不斷自責時,走在前頭的蘇珊忽然開口。

『這邊之後,就會進入深度潛入準備室,那之後會有另外一個人負責帶路。』
『妳不能帶我進去嗎?』

我有點不知所措的問了問題,畢竟本來以為蘇珊會幫我帶路到最後,也因此根本沒想到還會換人帶路。

『沒辦法,深度潛入區嘛!那是連我也沒有權限進去的區域。』
『那,那我這樣進去,不也是不太好。』
『這就是重點啦!』
『嗯!』
『妳已經得到進入許可了。』
『咦!』
『伊拉納打電話時,上層本來也有這樣顧慮,不過裡面說妳可以進去,所以就要我來帶妳過去。』
『裡面?』

當我這樣發出疑問時,蘇珊在一面牆前停了下來。
那是一面高聳的純白壁面,兩側的玻璃房間也已經消失,只剩下一片寬廣的大理石廣場。

『這裡面。』

蘇珊轉了半個身,手指著高聳的壁面,面帶微笑的說了這有點俏皮口吻的話。
而我看著這面強和微笑的蘇珊,一句話忽然在心中響起。

- 現在的我,能有面對這牆後事物的勇氣嗎?

霎時間,我身軀顫抖了一下。
但在緊握雙掌後,我邁開步伐,往高牆下那剛出現的小門走去。

------------------------------------------------------------

高聳白牆後的房間和前面的白色方型房間並不相同,只是雖然同樣是白色,但是這邊連地板都是純白的,白到整個房間連牆緣間的隙縫都看不到。
雖然我的直覺不斷告訴自己這是有邊緣的房間,但若有一瞬間的不專注,眼前的光景就彷彿會讓人墮入無邊無際的空間,一種失去空間感的情緒會瞬間湧入心中。

然而,在這純白空間中唯一的不同之處,就是眼前那黑色沙發椅,以及椅子上的那位男子。
男子的茶色平頭短髮和翻閱書本的姿態,第一眼就給了我一股和藹的第一印象。
不過,他穿整齊黑色西裝和面無表情的臉龐,反到讓第一印象變成了一種沉默而憂鬱哀傷感。

『歡迎!』

在我注意到他時,他用低沉的聲調說了第一句話,並且闔上書本回望著我。

『嗯!這應該是我一年來,第一次說這句話。』

我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自言自語的他。

『上次‧‧‧是管理部門,那些老頭來的時候吧。』
『沒想到隔了一年,迎接的會是一位優雅的年輕少女。』

他這話一出,讓我不由得害羞了一下。
而心裡也想著,資訊監理中心的人表達方式都蠻直接的。

『不過,還是歡迎妳來,妮莉‧俄緹斯。』
『我是,夏拉‧F‧R‧凱爾貝蒂,叫我夏拉就好。』

聽到夏拉的姓氏,我很自然的提了問題。

『凱爾貝蒂?你和伊拉納是親戚嗎?』

夏拉聽到這話,表情立刻露出滿臉的不悅,在他抬頭看著我時,那不悅的神情,還有著一種恐怖的壓迫感。
但在注視我一陣子後,夏拉舒緩了神色,再次開口。

『可以的話,我希望妳不要認為我和她是親戚。』
『抱,抱歉。』
『沒什麼,只是聽到這邊用的姓氏,會讓人有這樣的錯覺也很正常。』
『這邊?』
『總之,叫我夏拉就好。』

他用嚴肅的神情瞪了我一眼,這和伊拉納轉移話題的方式雖然南轅北轍,但是,卻有幾乎相同的效果。

『那麼,請過來吧!』
『從剛剛過來路上的對話看來,妳並不是什麼需要防範的人物。』

夏拉這話讓我稍微嚇到,他似乎說著在我前來的路上,資訊監理中心都在審核我是不是具有敵意。
我不由得想著,資訊監理中心對外到底抱有多少的信任。

『不過,話先說在前面。』
『雖然讓妳進去裡面,但不表示妳能見到厄迪,而是看妳是否能讓厄迪願意見妳。』

夏拉站了起來,並繞過黑色沙發椅,往身後的純白世界走過去。
而我一邊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夏拉,一邊跟著他的步伐前進。

『這是說,我見不到凱爾蓋特嗎?』
『並不是,應該是說他還在潛入中。』
『咦!』
『他平均潛入時間是三天,最長紀錄是五天,也就是說,現在他才進去不到一天,正常情況是不會隨便離開潛入狀態。』
『我要說服他離開潛入才能見到他?』
『沒錯,如果妳能說服他。』

我語塞了,因為我沒把握能說服凱爾蓋特,或是說,我根本沒有要來說服他的心理準備。
畢竟本來就只是來當面和他道歉,就算把伊娜老師給的資料算進去,這些應該都不是什麼可以勸他離開潛入狀態的理由。
想到這,我停下腳步,漠然的站在原地思索。

『妳是為了發呆才來到這嗎?』

就在我思索一陣子後,夏拉對我說了話。
而被這話給提醒的我,也抬頭看著從剛剛就沒改變過距離的夏拉。

『我‧‧‧』

- 我不知道該要如何勸他。

雖然我嘴唇微張,但這句話卻在我心中響起。

『所以妳是為了什麼而來?』

看著我什麼也沒說的站在原地,夏拉緩緩的往我這走了過來。
而看著夏拉越走越近,那嚴肅的表情,似乎每走一步就越發讓人恐懼。

- 我為什麼來?

看著夏拉的表情,他的問題就在我內心開始擴散、蔓延。

- 我是來道歉的!
- 可是,我不會見到他,這樣道歉也沒用。
- 那為什麼要道歉?
- 因為,因為‧‧‧

內心的話產生了矛盾,而發現答案的我,只是一臉驚慌的摀住嘴。
此時夏拉走到了眼前,那嚴肅的表情已經不在,反而換上了肅殺的氣息。
一時驚慌的撇開視線,我這才注意到夏拉衣領旁的資訊監理中心徽章,顏色是銀色。

『護‧‧‧護衛!』

夏拉隨著我的視線看了自己的徽章。
而下一刻,我的衣領被撩起,人也隨著這力道給拖動。
就在一瞬間,我被拉倒在黑色的沙發椅上。
當我注意到發生什麼時,夏拉已經用兩手抓住椅子兩旁的扶手,不讓我有任何逃離的空間。

『為什麼要來道歉!』

這話一出,我被震撼的緊靠椅背。

- 為什麼他知道我是來道歉的?

內心的話猶如被竊聽一般的被夏拉知道,這樣的震撼流露在我的表情上也在我內心響起疑問。

『妮莉‧俄緹斯,是誰派你過來的?』

我無語的看著兇惡神情的夏拉,他的雙眼,不知何時呈現了深紅色,眼中的瞳孔也如細絲般,讓人由衷的感到畏懼。

- 他在窺視我的心思?

雖然表情害怕,但我內心卻浮現了這樣的疑問。

『我是護衛,妳該不會天真的認為,我會毫無能力吧!』

這話說明了一切,夏拉不知道何時開始窺視我的思考,竊聽我的內心想法。

- 不過裡面說妳可以進去,所以就要我來帶妳過去。

就在這時,蘇珊的話在我內心響起。

『是你讓我進來的?』

我看著夏拉那恐怖的神情,用微微顫抖的聲音問著。
夏拉看了我一會,嘴角微幅上揚。

『是又如何。』

看到這表情,我整個被嚇住了。
夏拉刻意放我進入這迷宮般的資訊監理中心,而這邊正是他的地盤。
不需要聽從都市政府命令的資訊監理中心護衛,若在這裡對我施展能力,我不但抵擋不了,他也不會受到政府管理。
這樣的情況‧‧‧

『她如果不夠天真,也就不會被你嚇成這樣。』

一句事不管己的冷淡話語,在我身後響起。
夏拉那雙凶狠的眼神,讓我沒法回頭看過去,但是我認得這聲音,雖然我只聽過幾次。

『如果我不如此,你是不會出來見她的吧!』

夏拉沒有移開視線,那令人懼怕的深紅色仍然緊盯著我,但話語卻是對我身後的人說。

『本來就沒想過要出來,但是看到這狀況,誰都會覺得你取勝的方式太卑鄙了!』

夏拉的笑意更加明顯的流露出來。

『勝利就是勝利,何來卑鄙不卑鄙。』
『這到也是。』

那聲音來到我旁邊,我的視線微微往旁看過去。
厄迪‧凱爾蓋特,他正在站在沙發椅的右側,穿著一身黑白相間的緊束太空服,手持黑蓋的頭盔。
外貌雖然沒變,但是現在他的左眼卻是金色,這讓我著實愣住,一時間以為自己看到的是別人。

『那你要放開了嗎?她再怎麼說也是拜訪我的客人。』

夏拉在凱爾蓋特語畢的瞬間闔起雙眼,並拉起雙手,像是投降般的站在沙發椅前。

『希望妳別介意,資訊監理中心全體都在打賭我會不會離開潛入狀態。』
『咦!』
『夏拉是打賭我會出來的。』

看著又害怕又驚嚇的我,凱爾蓋特移到我前面擋著夏拉,並伸手示意要拉我起來。

『現在外面應該有不少人在搥胸頓足吧!』
『是阿,伊拉納應該是最想痛打你的其中一人。』

凱爾蓋特一邊拉起我,一邊調侃的說著,那是他在學校幾乎沒有用過的語氣。

『不介意的話,到樓上的空中花園去吧。』

看著站起來的我,凱爾蓋特平淡的說了這話,但語調卻比在學校時溫和許多。
我看著他點點頭表示沒問題。

看到我的同意,凱爾蓋特轉身替我撿起掉在地上的書包,並帶領我走向門口。
而跟著凱爾蓋特的腳步,我緩慢的經過夏拉身邊。

但就在我走過夏拉身旁時,他忽然張開了雙眼,那雙眼睛依然是深紅色,表情也仍舊是肅殺的氣息。
看著這樣的神情,我頓時被嚇的停下腳步。

『就算是手段,我是護衛這點並沒改變。』
『希望妳想清楚,自己到底為何而來。』

夏拉一說完話,便往我身後的沙發椅走去。
不知過了多久,一滴冷汗劃過臉頰,我這才回過神來。
當我回頭看時,夏拉已經換回嚴肅的表情,以及黑色的雙瞳,並拿著書本,端坐在椅子上。
而那姿勢和我進來時看到的一模一樣,就彷彿夏拉從來沒有離開過椅子一般。

------------------------------------------------------------

離開深度潛入準備室到空中花園這段路並不算長,但每當有人看到凱爾蓋特和我走在一起,就會先露出訝異的表情,然後和凱爾蓋特打招呼。
而凱爾蓋特此時的應對和在學校相比,有著完全不同的感覺,雖然依舊是有點冷淡的語氣,但態度卻不會讓人有隔閡存在。
看著這樣的凱爾蓋特,我內心對他那冷漠的印象也稍稍改觀。

當我們搭著上升的浮板緩緩來到空中花園,映入我眼簾的是一條不寬的細小道路,蜿蜒到前方的圓形涼亭區,而道路兩旁盡是開滿五顏六色的花卉和綠意盎然的大樹。
沿著小路走到涼亭,一路上可一覽全資訊管理園區的景緻,也可清楚看到山下的低矮白色建築群和古色古香的車站。
進入涼亭後,凱爾蓋特找了一張長椅坐了下來,並將頭盔放在一旁,我則坐在一旁的長椅上。

『其實,就算沒見到我,我也能聽到妳說的話。』

這話是進入空中花園後,凱爾蓋特和我說的第一句話。

『如果妳不是對自己起了疑惑,而是問了夏拉,為什麼沒見到我也能說服我離開,他就沒機會對妳施壓。』

這是第二句,和以前一樣很冷淡的語調,話語直接指出我剛剛被夏拉牽著走的事實。
雖然我依稀感覺這兩句話有種安慰我的意思,不過重重的打擊了我的意志這點,還是讓我不由得消沉起來。

『所以,妳是為了昨天的事情來和我道歉?』

在我消沉的不知道如何開口時,凱爾蓋特看著我先說了話。
聽到這問題,我點了點頭,然後吸口氣調整心情,將準備好的詞句說了出來。

『嗯,昨晚很抱歉。』
『抱歉?』
『我們太過武斷的認定你就是兇手,早上伊娜老師也替你陳清了昨晚的行程,而且這應該也給資訊監理中心增添了不少麻煩。』

我有點心虛的說了這樣的話。
但聽完我的話,凱爾蓋特只是用金色和黑色的雙瞳注視著我。
沉默一小段時間後,凱爾蓋特忽然望向花壇,用平淡的語調回應著我。

『也沒什麼麻煩,這樣的事情對我們來說很平常,每隔幾天就會有類似的狀況發生。』

聽到凱爾蓋特的話,我有點吃驚的看著他。
本來想說這次事情有給資訊監理中心帶來麻煩,凱爾蓋特也多少會有點不高興。
若是這樣道歉,應該會他稍稍放下戒心,這樣話題也容易轉變。
只是,他的回應直率的讓人覺得他不在意昨天的事情,這反到讓我有點不知如何接話。

『這樣算平常事?』
『只要有歐斯出沒的地方,任何疑似能力造成的犯罪問題都會懷疑到我們身上。』
『咦!』
『這是所有宇宙都市的相同狀況,哪怕是歐斯貴族掌權的宇宙都市,也會有同樣的問題在。』
『可是‧‧‧』
『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就因為是歐斯,所以被懷疑,這點我們早就習慣了。』

我聽到這樣的話,心情一陣難過。
眼睛雖然注視著漠然看著一旁的凱爾蓋特,但卻又感覺看到了離去時的姐姐。

『或是說,如果無法習慣了這樣看待我們的世界,是無法成為稱職的歐斯。』

凱爾蓋特這樣的話,讓人莫名的難過。

- 姐姐當時也承受了同樣的壓力嗎?她也是懷抱著這樣的心情嗎?可是‧‧‧為什麼?
- 我無法理解接受這樣壓力的歐斯,也無法理解姐姐和凱爾蓋特為什麼要去接受這樣的待遇。

我看向眼前的花壇,無法說出什麼,但疑問已經在心中產生,我只能默默的讓問題在心中蔓延。

『就是因為無法理解,所以才會去害怕、去遠離,並將他們關起來,再把自己封閉起來。』

凱爾蓋特像是聽到我心聲般的詞句,讓我驚訝的看著他,而他只是漠然的注視著不知所措的我。

『構築自己的安全世界,並居住在此,會這樣做的或許才能算的上是人。』

和平常空洞而冷淡的眼神不同,那是一種憐憫的眼神。

『安穩、平靜的度過人生,依照著生物該有的自然循環存活下去。』

當凱爾蓋特說到這,我不知道為何有一陣怒意竄了上來,心中突然有一種被人鄙視的感覺。
我用這樣的心情回看了凱爾蓋特,但他的態度並沒有改變。

『用不著生氣,活在安全世界的並不只是說妳,歐斯也是。』

被這樣一說,我的怒意霎時消去,只留下了疑惑。
看著這樣的我,凱爾蓋特沒多說什麼,只是指著地板。

『這裡,就是歐斯的安全世界,也是我們將自己封閉的地方。』

歐斯也是?這樣的話讓我愣住了。

『如果要說什麼不同之處,大概就是我們選擇了不同的安全世界,過著不同的自然循環而已。』
『可是‧‧‧』

這次我沒把話留在心中,直接的說了出口。

『為什麼?為什麼要選擇這樣的世界?』

聽到我的問題,凱爾蓋特沒多加思索便闔上雙眼,並開口回應我。

『妳能想像全世界的人都有同樣的興趣嗎?』

這問題讓我無言的看著凱爾蓋特。

『妳能想像全世界的人只有一種生活行為嗎?』

第二個問題,也讓我無法回應。

『妳能想像,早上起來看到都是和妳一樣的人嗎?』

我無法想像,因為,我應該會害怕這樣的世界吧!

『我無法說明為什麼,至少對我來說,我是有想要了解的東西,才成為歐斯。』
『也就因為我想了解的事情和妳不同,我們才會不相同,才會選擇不同的世界。』

我語塞的聽了下去。

『先去知道世界的多樣,然後認真的去看待每個不同的選擇,總有一天妳會了解這些選擇的意義。』
『等到那天到來,妳應該就能了解妳姐姐為什麼會做出那樣的選擇。』

這瞬間我愣住了,但我並非呆愣著不動,而是被這話嚇的站了起來,並訝異的瞪著凱爾蓋特。

『莎莉‧俄緹斯,宇宙都市亞連所屬歐斯貴族,二十一區領主書記。』

我驚訝的看著凱爾蓋特,微張著雙唇但沒發出聲音。

『這裡是資訊監理中心,只要稍微調閱妳的資料,要知道這些並不困難。』

凱爾蓋特看著我,平淡的說著調查過我的事情。

『而且順著剛剛的對話來看,與其說妳不理解最近才認識的我,不如說妳不理解從小認識的親人為什麼要成為歐斯。』

凱爾蓋特這些看穿我內心的話,讓我頓時感到羞愧的紅著臉,也在此時夏拉的話在我內心響起。

- 希望妳想清楚,自己到底為何而來。

我苦笑了一下,然後無力的坐回位置上。

『對不起!』

內心被看穿了,我感覺自己隱瞞什麼也沒意義。

『其實我‧‧‧』
『守備團要妳來確認我或資訊監理中心是不是有陰謀。』
『咦!』
『如果妳沒有歐斯貴族這樣的背景在的話,不論拿什麼理由來找我,都只會讓人有這樣的想法。』

果然被看穿了。
我閉起雙眼,低頭聽著凱爾蓋特的話。

『只是妳有一位歐斯貴族的姐姐,用此可以說明妳不是有意要抓拿歐斯,因此道歉而建立良善關係,進而在調查我或資訊監理中心,這點其實說的通。』
『如果妳對歐斯的存在沒有半點疑惑的話,這條件就能成立。』

完全失敗,不但任務被識破,連自己的心情也被看穿。
這樣的失態的狀況,使我耳根到臉頰頓時都可以感覺的到一陣一陣的熱氣。

『用不著那麼難過,被人懷疑、調查,這對我們來說是很平常的事,如果守備團都沒動作,我們可能還比較擔心。』

雖然知道凱爾蓋特在安慰我,只是他說的話只會讓人對自己的失敗感到更為羞愧。
在一陣尷尬後,我深吸一口氣,暫時放下羞愧的心情,提起勇氣繼續問著問題。

『既然都被你知道了,那就直接問吧!厄迪‧凱爾蓋特,最近一連串發生的事件你是否是主謀。』
『不是。』

很直接的回答,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有哪個犯罪者會直接承認自己犯罪。
在我沮喪的罵著自己問什麼愚蠢問題時,凱爾蓋特接著反問我問題。

『妳還記得我在圖書館後面說的話嗎?』
『咦!』
『事情不能只看外表,也不能只關心內在。』

這時,凱爾蓋特看著我的眼神忽然變的有點溫和。

『我並不是主謀,只是也脫離不了犯人的關係。』
『咦!』
『當然,現在妳們沒證據證明我是犯人,我也沒證據能證明別人是犯人。』
『那‧‧‧』
『不過,我也沒有什麼依據來證明自己不會犯罪。』

我已經被凱爾蓋特的話弄混了,他是想說自己不是犯人還是說自己是犯人。

『某方面來說,妳要建立我的信任,我也同樣希望能建立妳對我的信任。』
『只是,現在我能做的,只能幫妳解除一點小時候的疑惑。』

聽到這話,我的確有點對姐姐的選擇有所釋懷,但要說完全了解,應該還差很遠。

『當然,如果這樣能換到妳的信任是最好,不過這樣想就太過天真了。』
『我只能告訴妳,現在妳只是被人利用的棋子。』

這話頓時讓我驚訝的不知該說什麼,因為凱爾蓋特的意思是說我被人利用了,那是也就是說犯人是我的上層嗎?

『接下來不論妳打算相信哪一邊,妳都還是一枚棋子。』
『差別是妳是枚士兵,還是枚將軍。』

這時,我已經開始弄不懂凱爾蓋特想說的意思了。

『所以,你是說我被利用,你是在幫助我嗎?』
『不,我也在利用妳。』

我傻住了,的確沒有犯罪者會承認自己犯罪,但也好像也沒有犯罪者會如此大方承認自己犯罪。
就算有,現在看起來應該都是大有問題。

『那‧‧‧那,我該相信你嗎?』
『可以的話,但也別太相信我。』

被這樣來回繞話,頓時讓我有點惱火。

『凱爾蓋特,請你別在這樣繞圈子說話了。』
『叫我厄迪吧!在這裡沒什麼人會用姓氏稱呼對方的。』
『唔!你就不能說清楚嗎?』
『不能。』
『為什麼?』
『因為妳手上的徽記,而我是歐斯。』
『這‧‧‧』
『而且,我沒把握妳不會成為我必須攻擊的人。』

這話真的讓我完全愣住了。
攻擊,這是拿物品打擊他人的那個字詞吧。
所以,我有可能成為凱爾蓋特必須攻擊的對象,也就是說我應該是他的敵人?
這樣,資訊監理中心是事件的主謀?而凱爾蓋特剛剛也說了自己脫離不了犯人的關係?
可是,凱爾蓋特也說了我是被人利用的棋子?那不是說另有其他人是犯人嗎?
但是,凱爾蓋特也說了他在利用我?這樣‧‧‧這樣的話,到底什麼才是事實?

當我還在疑惑著心中不斷冒出的問題時,凱爾蓋特站了起來,什麼也沒說的拿起一旁的黑蓋頭盔,緩慢的走到我面前,溫和的對我說。

『妳可以什麼都相信,也可以什麼都不相信,只是,妳必須相信妳自己。』
『很晚了,今天就先告辭,等等我會請蘇珊過來帶妳出去。』

凱爾蓋特行了個禮後,快步的走過我身旁,並回到了資訊管理中心。
而我,又一次不發一語的看著凱爾蓋特離去的背影。
雖然這次也同樣有著孤獨,卻不知在何時染上了令人畏懼的色彩,一種讓我不由得懼怕的說出自己心聲的色彩。

『我‧‧‧我怎麼有辦法相信連聯絡姐姐都沒有勇氣的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