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的涼亭
關於部落格
月夜的清風是思索的情緒
  • 4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八協定 - 深居牢獄的賢者 Chapter I

U.F.C 171 春 03月16日 - 觀察者記錄 I

溫暖的人工太陽照耀著環繞宇宙都市凱爾貝蒂學院城區的電車軌道,一輛疾駛而過的輕軌電車也沾染著溫暖的色調。
金黃色的光芒從車窗外灑入昏暗的車廂內,染上昏暗光彩的車內滿佈著一股陳舊的氣氛,不時越過的高樓黑影,讓車廂內的景物猶如古董影畫般。
沉默的車廂內,僅有的旋律是那輕軌電車滑過軌道的沉悶低音和撕裂空氣的刺耳高音。
這優雅又沉重的情境和外界對清晨的熱鬧歡迎,有著強力的對比,就彷彿是古典戲劇中播放的電子舞曲,讓人感覺格格不入。
不過,這樣的景緻就在輕軌電車停靠車站後,被三名站在軌道旁等待上車的學生,用無奈的吶喊輕易打亂。

『哇靠,都這時間了還這麼多人,這哪受得了!』
『老大,乾脆睡到中午在上學吧,反正那些老古董上課的和唸經沒兩樣。』

一名壯碩的少年站在不斷抱怨的兩人後面,當壯碩少年看了一眼站滿人潮的車廂後,便大力推了前面兩位在嘮叨的少年。

『你們廢話個什麼東西,老子幾點上學要你們管,還不快滾進去擠位子給我。』
『痛啊!知道了,老大!』
『裡面的讓開點,沒聽到老大要進來了嗎,咱們可是嗜血殘殺三人組,識相就讓個位置出來啊。』

正當少年們話剛說完,人群忽然自動的讓出一條小路。

『呦,老大的名聲果然響亮。』
『快滾進去,電車要開了。』

壯碩的少年一腳踢了在前面放話的少年,就在電車離站的哨聲響起時,三人緩慢的走入電車內。

『讓開,讓開,真是有夠擠的。』

三位少年在人群讓出的小路上緩步前進,雖然一路上是邊喊邊推開擋路的人,但是車內卻沒人出聲責罵。
當三人走過小路後,他們來到一個被刻意讓出的小廣場,而廣場中央只有一道人影,人影的主人是坐在窗邊的乘客,他身後則是窗外的溫暖朝陽。

這名乘客是位少年,他有著黑色的短髮和清秀的樣貌,穿著一身整齊的黑色學生制服,背對朝陽的纖瘦身影和手上翻閱的書本,彷彿說明他是不善運動的文藝青年。
雖然,黑髮少年那優雅的姿態如同一幅畫作,但少年那冰冷而空洞的漆黑雙瞳,卻彷彿將陽光的暖意完全吞噬,更像是位無視周遭事物的沉默死神,不斷的散佈著令人畏懼的氣息。
而這股氣息更讓黑髮少年的長椅兩旁,被人讓出了一個人可以輕易坐下的空間。
坐在長椅邊緣的人們,也似乎是被這氣息所影響,都不約而同的轉頭看著人群,站在廣場週邊的人則是背對著黑髮少年所在的位置。
若環顧整個廣場四周,不難發現,根本沒有任何人正視著這名詭異的黑髮少年。

這時,在廣場旁的三位少年愕然的看著這怪異的景象。
但就在他們互看一眼後,三人逐一踏入這廣場中。

『有沒有搞錯,這裡空間這麼大,旁邊那群白癡是在擠啥擠啊!』
『喂!那有三人的位置,你去把那小鬼叫開。』

壯碩少年話才說完,廣場旁的人群不約而同的同聲鼓譟,但這鼓譟聲並沒持續多久,僅是稍稍騷動後又再次化為沉默。
當壯碩少年用疑惑的眼神環顧發出鼓譟聲的人群,並再望向窗邊的黑髮少年時,黑髮少年依舊翻著手上的書本。

『見鬼。』

壯碩少年一臉不悅的快步走到到窗邊,並一腳踏在黑髮少年旁邊的長椅上。

『喂。』

狀碩少年粗壯的低吼,輕易的響遍整個車廂,但黑髮少年仍舊翻著書本。

『喂!你是聾子嗎?老子叫你是聽不到嗎?』

壯碩少年看到黑髮少年不理會,便更大聲的怒吼,並伸出一手抓住黑髮少年的衣領。
而這一抓,壯碩少年便單手將黑髮少年拉離開座椅。
不過這舉動,除了讓黑髮少年手上的書本掉落在地外,黑髮少年並沒有其他反應,他的神情沒有任何訝異,只是用空洞的眼神,凝視著壯碩少年。

『你那是什麼眼神,老大叫你,你是沒聽到是吧。』
『喂!要不要咱們讓你嚐嚐躺在血海的感覺啊!』

這時,另外兩位少年走到壯碩少年旁邊,同聲對黑髮少年放話。
但是話才說完,站在壯碩少年右邊的少年,卻忽然驚訝的後退了一步。

『你幹什麼那麼驚訝。』

壯碩少年回頭對著驚訝的少年低喊一聲,但驚訝的少年沒有出聲,只是盯著壯碩少年抓著衣服的右手,並用顫抖的手指著某個方位。
看到這舉動,壯碩少年和另外一位少年,也不由得跟著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這時他們才注意到,在黑髮少年的衣領上別著一枚徽章,那是一個以盾形印記為底,兩個閃電的樣交錯再前的漆黑金邊徽章。
霎時間,壯碩少年像是被電到般的鬆開了手,並和另外一位少年同時往後退了一步,而剛剛怒氣滿載的神情,也在這一步後成了驚恐不已的神色。

會有這樣驚恐的神色其實並不奇怪,因為‧‧‧

在宇宙都市中,這類徽章非常少見,而能得到這徽章的人必定是非常特殊的人,因此這徽章不但不能隨便佩帶,更不能因為喜歡而複製。
在徽章中,盾形印記代表了保護,交錯的閃電則分別代表著資料與訊號。
若看到有人佩帶這樣的徽章,那佩帶者必定和俗稱資監的資訊監理中心有著深切的關係。

不過真正讓人露出懼怕的原因,並不是徽章上的圖樣,而是徽章的顏色。
若顏色是金色,你大可和佩帶者討論高深的學問,因為他是中心的管理階級或研究人員。
若顏色是銀色,你大可和他討教各類戰鬥技術,因為他是中心的護衛部隊,也是宇宙都市的獨立武裝團體,只需聽命中心,不需理會都市政府。
若顏色是銅色,你大可和他閒話家常,因為他是中心的行政人員。
若顏色是漆黑鑲邊,那請遠離,因為他是中心的資訊監管員,鑲邊的顏色代表了監管員階級,共可分為銅、銀、金三級。

不過,不論監管員的階級為何,這些監管員都有著一個共同的稱呼。

『歐斯。』

壯碩少年低聲的說出了監管員的稱呼,而一旁的少年則因為這一聲後,嚇的兩腿無力的跌坐在地上。

『他,他的鑲邊是,是金色!』
『不可能啊‧‧‧金,金色!』
『哇~~~剛剛是他抓了你衣服,還拉你起來,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倒在一旁的少年看著黑髮少年,一手指著壯碩少年,一邊大聲的哭喊。
而另一位少年這時已退到了人群邊緣,可是人群這次不但沒散開,還傳來陣陣的細語。

『他們死定了。』
『金邊的歐斯,動個手指就可以殺了他們吧。』
『大家都閃開成這樣,也看不出有問題嗎?到底誰才是白痴啊!』
『我看還是退開點好,如果歐斯真的動手,說不定會被波擊耶!』

當人群中傳出陣陣細語後,原本圍繞廣場的人們,也開始慢慢的往人群擠過去,一下子廣場旁形成了更加紮實的人牆,退到人群旁的少年根本無法進入。
而聽聞人群話語的壯碩少年,這時顫抖著雙腳,看著在長椅上用手整理衣領和衣肩的黑髮少年。
就在黑髮少年整理好衣服,並站起身子看著驚恐的三人時,被黑髮少年舉動嚇到的壯碩少年,不由分說的從身後口袋抽出一把蝴蝶刀對著黑髮少年。

『別過來,我‧‧‧我可是有刀的,不想死就,就給我坐好。』

這話如果完整說完應該頗具威脅性,只是從被嚇的連刀都在顫抖的壯碩少年口中說出,只會讓人感覺到他內心的恐懼。

就在這僵持的場面和充滿恐懼的氣氛維持不到幾秒的時間後,輕軌電車突然失去動力並開始在電車軌道上滑行。
這突如其來的煞車,讓所有的乘客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滑行造成的煞車動力給拖動並往四周衝撞,驚恐的少年們也在因此全部滾落在地。
頓時間,車廂內尖叫聲四起,哀號和求饒的聲音此起彼落的喊著,但這些毫無章法的喊聲和煞車造成的龐大聲響一混合,只是共鳴出一段令人心驚的刺耳旋律。

沒過多久,輕軌電車完全停止在軌道中。
此時,壯碩少年搖晃著因為衝撞而受傷的頭,他快速環顧著四周,似乎在找尋黑髮少年。
而這時整個輕軌電車的地上和椅上躺滿著因煞車而倒地的人,但是,唯獨黑髮少年一人站立在長椅旁邊,用著空洞的眼神注視著車窗外,彷彿剛剛的煞車根本沒有過。

『不,不』

聽到壯碩少年顫抖的聲音,黑髮少年緩緩的回頭,並用空洞的眼神看著躺在地上的眾人和跪倒在地的壯碩少年。

『不要‧‧‧不要殺我。』

驚恐的壯碩少年不斷自言自語的說著,但黑髮少年並沒回應。
忽然,壯碩少年舉起原本握刀的右手,但舉起時他才驚慌的發現,原本緊握的刀早已經不在手上。
失去武器的壯碩少年懼怕的往後爬,但回頭一看,後面滿是倒下的乘客和電車的另外一面鐵壁,所見之處根本毫無退路。
就在壯碩少年再次回望黑髮少年時,他內心的懼怕似乎同時達到了極限。
一瞬間,壯碩少年不顧形象的顏面朝下抱頭跪倒在黑髮少年前面,並大聲哭喊著。

『不要過來,我只是沒看到徽章,才抓你的衣服,誤以為你霸占位子,我根本沒想要威脅什麼的意思,今天也只是想好好的上學,讓老師有個好印象。』
『我,我也三年級了,也想好好唸書,考好成績,當個好人,有個女友,我‧‧‧我不過是塊頭大,我根本不會打人,真的,剛剛真的誤會,誤會你霸占位子,求求你,不要殺我,我真的誤會了,真的。』

就在壯碩少年的哭喊聲中,乘客們慢慢的爬起身子,並用著驚恐的神色看著眼前的場面。
只是不論壯碩少年如何哭喊,黑髮少年依舊不發一語的低頭環顧四週。
沒過多久,黑髮少年忽然往壯碩少年的前方邁出一步。
而這一步,頓時讓週遭的乘客顏面失色的開始大聲驚呼,瀰漫在車廂內的氣氛,從本來的悲痛哀求瞬時轉為驚悚吶喊。

『本列車因為電力系統緊急斷電導致停滯於軌道上,由於無法確定斷電原因與修復時間,將於此時緊急開放電車門,請乘客延軌道步行自最近的車站離站,若有不便之處,電鐵管理局在此至上最高歉意。』

這突然來的車內通訊,再次的改變了車廂內的氣氛。
而當電車門開啟的那刻,乘客們就像是找到逃出地獄出口般的大喊著。

『門開了,喂,門開了,快走阿。』

這時驚恐到極點的壯碩少年,聽到這話便連忙抬起頭來,但站在眼前的,卻是讓他懼怕的黑髮少年。
壯碩少年快速撇開視線,轉頭找尋開啟的車門,而他的雙眼才看到門外的陽光,便立刻拔腿往門口奔跑過去。
完全不在乎自己早就已雙腿無力的壯碩少年,一路跌跌撞撞的推開其他乘客,用軟弱無力的身軀往外飛奔。

沒過多久,原本擠滿輕軌電車內的乘客都爭相跑出電車,車廂內只剩下黑髮少年一人獨自站立著。
這時,黑髮少年再次回望窗外清晨的朝陽,闔上雙眼輕嘆口氣,回身便蹲下拾取掉落在地上的書本,並緩慢的走回長椅旁,撿回因煞車而掉落到長椅旁邊的背包。
然後,黑髮少年再次回到最初的坐位,坐下來繼續被壯碩少年打斷的閱讀。

車廂內再次回到了沉默,輕柔的徐風從車門竄入,吹響著無聲的風鈴。
金色的朝陽也再次溫暖了車廂,不過這次的陳舊氣氛,只有在車內的黑髮少年一人獨自品嚐。

《歐斯,是所有宇宙都市強者的代名詞、也是罪人的代名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